鳳心瑤看著鎮國公眼底的嘲顯而易見,那眼神篤定冷漠,讓鎮國公都是一陣子的恍惚,甚至在想難道真的是自己錯了?

可是自己怎么會錯?

自己跟老二的娘親根本就沒感情,若不是家族需要這樣一個女人,若不是當時只有自己能娶這個女人進門,自己定然不可能為了她放棄自己心頭好。

想來,他神情越來越冷。

“老二就是那樣的性子,不服輸又能怎么樣,滿腔熱血又怎么樣,現在混成什么樣子了?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女人在他如日中天的時候是怎么樣都看不上的。”

鎮國公瞪著鳳心瑤,說話是那樣的疾言厲色,十分沒有品格。

本以為這樣的話,會讓鳳心瑤知道他們之間的差距。

可鳳心瑤卻只淡淡道:“那沈燁還真是可憐,原來他父親什么都明白,知道他不服輸,知道他滿腔熱血,知道他為國為民,什么都知道卻不愿意多分給他一點點喜愛,是什么原因呢?是他的父親天生涼薄自私,還是不敢承認孩子的優秀,是呀,怎么敢承認呢?偌大的國公府吃著老本,一代不如一代,一個孩子將你們國公府重新帶回大眾視野,在朝堂上有一席之地了,可是卻更是顯現出你這個當爹的無能。”

“賤人!你再說一次?”

鎮國公惡狠狠地瞪著鳳心瑤,恨不得下一秒就能從馬車里面沖出來,掐住他的脖子了。

鳳心瑤卻絲毫不怕:“不過鎮國公說一說,剛才那句話最傷你,我撿要緊的說,畢竟剛才罵人的速度太快,我一時間很難重復,但是可以超越,不如我再罵一遍?”

“你……”鎮國公氣的哆嗦,唇邊的胡子都不由的輕顫。

鳳心瑤看到卻表現的十分冷淡,正要走,就聽見鎮國公道:“你裝什么清高,還不是出賣色相迎合男人的賤人嗎?你拿走老二的銀錢,要了夏家的產業……”

“你當初不也是看中夏家的產業才要迎娶夏家小姐的嗎?可是沒有想到夏小姐如此厲害,愣是熬到了孩子長大,將這一切交給孩子才離開這個有你的世界,鎮國公,你到底算什么?”

“來人,沒我殺了她。”

鎮國公氣的顫抖,惡狠狠的下令。

這些事情,在京城也有人說他,可是卻很少有人敢當面說出來,他們以為自己完全沒有脾氣嗎?自己怎么可能沒有脾氣呢?

鎮國公府的小廝聽到這話,紛紛朝著鳳心瑤靠近,鳳心瑤都準備好反擊,卻聽見沈燁厲喝道:“我看誰敢。”

男人一個飛身來到他身邊,冷眼看著鎮國公。

“你膽子大了,在外面娶妻生子,還找了個這樣……”

“這方面我似乎跟父親很像,喜歡偷偷在外面結婚生子,可我起碼一生一世一雙人,父親呢?”

沈燁語氣冰冷,看著鎮國公的眼神里沒有絲毫溫度。

曾經他也羨慕過,想要過父親的愛,可如今完全不期待了。

他是個男人,卻欺負一個女子,甚至還辜負了很多女人,每每想到這一切,深夜便覺得眼前這個父親也未必配成為自己的父親。

“你這是什么混賬話?我難道就是這樣教育你的。”

“還好我不是父親教育的,長大后我以不像父親為榮,父親該是也一樣,瞧不上我這個兒子,又何必屈尊來此呢?”

“你以為我愿意來?”

鎮國公語氣一急,差點將不該說的說出口。

他驟然急剎車,讓鳳心瑤和沈燁都不免有些在意,互看一眼,眸色深了深。

“我若不是你爹,我死活都不愿意來這窮鄉僻壤,看你找個這樣差勁的媳婦,你說你整個京城的貴女你不要,非要個農村的賤人,怎么你喜歡這樣的野味?”

“夠了!”

沈燁低喝,從來沒有想到這樣難聽,沒有品格的話會從自己父親口中說出來。

也是在那一刻,期待和愛,乃至血緣都在那一刻被沖散了。

沈燁冷臉瞧著鎮國公,帶著鳳心瑤向后退了兩步,冷聲問道:“父親是希望我反抗,還是改日我們心情好再談。”

“你還敢反抗?”

鎮國公瞧著沈燁,還沒等接著諷刺,就聽見沈燁下令:“反抗的都殺了……”

沈燁說著,拉著鳳心瑤往外走。

追風帶著暗衛提劍沖了過來。

“賢王的影衛?”

看著眾人,鎮國公不由提問。

沈燁也不多說,徑直將鳳心瑤抱起來上馬。

“這里交給追風,我帶瑤兒去縣城。”

“好。”

聽著男人還算冷靜的話語,鳳心瑤點點頭。

路上兩人都沒有怎么說話。

但是男人雙臂卻死死的換著她,鳳心瑤知道男人一定在傷心,看到自己父親這樣不堪,哪怕早就沒了期待,可還是會覺得心酸。

鳳心瑤將身子向后靠了靠,仰頭看了看沈燁柔聲道:“你還有我,還有孩子們。”

男人聞言一怔,轉而唇角勾起,道:“是呀,還好有你,我還好有你。”

男人說著手臂收緊,將鳳心瑤緊緊環在懷中。

一路到了內衣店,兩人才恢復如常。

“阿姐,你來了。”

二丫很是開心。

最近自己和拂曉大概做的不錯,姐姐都很少來現場看鋪子了,不過看到她來二丫還是很開心。

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

“最近看你們業績不錯,原本還要上門定制的客人,現在都來店里預定了?”

“是呀,他們也不害羞了,需要什么都說的直接,馬上夏天了,他們還希望里面的衣服清涼一點,最好穿了像是沒穿一樣。”

二丫說著掩唇笑。

鳳心瑤勾唇,點了點二丫的鼻尖。

“做一些當做員工福利給咱們自家人發一發,這事就交給你去操心了。”

“好,我定然不會讓阿姐失望,一定將這件事做的好好的,姐姐和姐夫也有,姐夫喜歡姐姐穿紅色不?”

二丫突然打趣,看向沈燁。

男人被問得一愣,還沒等聽到回答自己卻先笑了。

沈燁耳尖紅了紅。

瑤兒穿紅色……一定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