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嫡長女她五行缺德 > 第66章 慧覺也是有兩把刷子的

齋戒本為期三日,但大抵是因第一日影響,正元帝覺得如期結束會有不敬佛祖之嫌,便多加了兩日,齋戒滿五日后才肯回宮。

結束之日,大家都松了一口氣,護國寺的氛圍也漸漸輕松了起來。

云渠也終于被正元帝放了假,得以回去。

祝母拉著她瞧了半天,驚訝道:“莫不真是佛祖保佑,瞧著沒消減多少,精神還好了許多。”

這幾日云渠早出晚歸,與他們連見一面都難。

“母親說的是,佛祖聽到了我的誠心,自會護佑。”

“那自是最好。”祝太傅開懷朗笑,“這五日你堅持下來,來日京中都要高看你一眼,再不會有人拿你與太子退婚一事說嘴了。”

云渠退婚,縱然是她主動,卻總有那或迂腐或見不得人好的說嘴詬病,那日退婚之際就已經有些閑言碎語了。

但沒想到她竟如此爭氣,入了慧覺的眼,間接在正元帝那里得了臉面,得以隨帝后一起為國祈福,縱然其間辛苦,但也是莫大殊榮。

而有正元帝為云渠背書,以后便是太子本人此后都不能再拿此事來做文章。

云渠笑了笑:“先前與慧覺禪師論經只是偶然之舉,未想竟因此得益,算是無心插柳。”

人若抱著善意,便總會被回以溫柔。

與祝太傅聊了幾句后,云渠看向坐在角落里的祝念安,關心道:“二妹妹如何了?我瞧你精神似乎還是不大好。”

祝念安勉強笑了笑,臉色卻不好看:“這幾日沒睡好,勞姐姐掛心了。”

韋文彬為她殺人,縱然此事沒有直接證據,甚至只是刺客一面之詞,信的人卻不少。

實在是往日韋文彬的行為太舔狗,當知道他為愛殺人時,大家竟升不起絲毫驚異,只能嘆幾句靖安伯家門不幸。

而這幾日女眷們俱都在大雄寶殿誦經祈福,縱使祝念安受了驚嚇也得拖著病體去,卻被貴女們漸漸排除在圈子之外,連往日與她交好的韋婉幾人態度也冷了不少。

精神與身體的雙重打擊之下,她很難好過。

見祝歸荑陪著祝太傅與祝母逗趣說笑,云渠便坐在了她身邊,輕聲問道:“妹妹還在為韋二公子之死傷心么?”

提到韋文彬,祝念安似乎又想起那夜青白僵硬又染滿鮮血的尸體,雙手瞬間攥緊,整個人都緊繃了幾分。

“韋公子含冤而死,我自為他難過。”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做了虧心事,被找上門來也是常理,怪只怪他心懷不軌,執迷不悟。”

聞言,祝念安忽地察覺什么,猛地偏頭,死死看著她:“是、是你……”

云渠抬手握住她的,后者卻驀然顫了一顫。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她柔聲開口,“人總要問心無愧才能活得安然,二妹妹你說是么?”

祝念安咬緊牙關,手指攥得指節發白:“是……”

她低下頭閉上眼睛,藏住其間一閃而過的怨恨,顫聲開口:“往日念安不懂事,對姐姐多有得罪冒犯之處……望姐姐容諒。”

“我自不會怪你。”

云渠深深看了她一眼,起身離開。

好言難勸該死鬼。

見祝母等人已經在收拾行李準備回京,她道:“父親,母親,我與慧覺禪師約好明日論經,便先不隨你們回京了。”

“那是自然。”祝太傅連忙道,“慧覺禪師千金難求,你能有與他坐而論經的機會極為難得,萬要潛心修行,不必擔心家里。”

“是。”

出門后,祝歸荑打趣道:“我還以為父親要叫姐姐努力討好慧覺禪師,以期利益呢。”

“他不懂佛不信佛,自不會插手更多。”

外行不指導內行,祝太傅明白得很,正如他娶了祝母多年,除去依靠鎮北侯扶持外,從不沾染他在軍中的人脈資源一樣,因為他知道自己玩不轉,反而會因安分之舉叫鎮北侯放下心,從而得到更多。

他也不懂慧覺,但不妨礙他通曉人情世故。

他明白不需要云渠如何討好慧覺,只要偶爾與他論個經,得他幾句指點,就已經足夠了。

祝歸荑想過后,不由贊同點頭:“姐姐說的也是,父親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云渠笑了笑,偏頭對她道:“我不在京這段時間,府中便勞你多留意著了。”

“姐姐放心,你離開時什么模樣,我必叫你回來時依舊那般模樣!”

云渠含笑點頭。

正元帝很快就起駕準備回京。

大雄寶殿前,慧覺恭送圣駕,與他道別。

在知曉慧覺請云渠留下論經時,正元帝眼中竟閃過羨慕之意:“往日若非事關江山百姓,朕請三回禪師才到一回,朕已覺榮幸之至,未想一個小姑娘竟能叫禪師如此青眼相待,比朕更甚。”

慧覺道了句佛號,慢聲開口:“皇上日理萬機,身負萬民之責,貧僧為皇上計,亦為萬民計,不敢時時叨擾,祝施主受皇上隆恩庇佑,平日得閑,這才有機會與貧僧論經,為百姓祈福。”

聞言,正元帝眉頭終于舒展,也沒了方才那意味不明的語氣。

云渠在旁看著,深覺慧覺也是有兩把刷子的。

正在此時,一道刺眼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她偏頭看去,正見太子眼神陰鷙地看著她,面色微有陰沉。

“太子這樣瞧著臣女,不知有何賜教?”

她話音落下,包括正元帝在內的眾人都向太子看去。

后者雖及時收回了情緒,眼神卻還落在云渠身上,叫眾人看了個正著。

“皇兄,這是祝大姑娘,而非祝二姑娘。”三皇子揚眉提醒,“還是退了婚,皇兄又忽然發現自己對前未婚妻也是有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