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 第21章 你管這叫不小心?
  好不容易才把那個煩人的女人趕走,林帝能險些就要被她氣死了。

  真是的上班就上班,那頭母豬管這么多干嘛!

  本來今天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出糗,林帝能就夠不爽了!

  曲夢筠那個女人,也不知道是抽什么風,明明就是她約好自己出來吃早飯的,結果后來忽然變卦。

  現在他找個女人泄火,都還管這么寬!

  “boss,您要的畫我們給您弄到了,就是秋小姐最喜歡的那幅。”

  房門外忽然傳來敲門聲。

  聽到手下傳來的消息,林帝能內心一喜。

  惱火了一整天,現在也是終于傳來一個能讓他高興的事情了。

  “拿進來吧。”

  重來一世,林帝能可是記的清清楚楚。

  上一世,他就是在這個字畫交流會,狠狠的打那個叫魏言的家伙的臉的。

  拿著一幅傾盡全力收集來的名貴字畫,就自以為能在這交流會上大出風頭?

  真是笑掉大牙!

  誰又能猜到,他林帝能拿出來的這幅字畫,更是此間一絕!

  畢竟,這可是放眼整個華夏都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字畫收藏大家,秋覲城的珍藏之物。

  上一世林帝能膽子還小,沒敢‘借’來太珍貴的字畫。

  并且還在事后為了博得秋家的好感,把字畫給送了回去。

  這一世,他沒有這么愚蠢了!

  他這次派人去‘借’的,乃是秋家大小姐秋語柔最喜歡的一幅字畫。

  不僅價值連城,秋語柔到底有多喜歡這幅字畫,林帝能可是再清楚不過了,畢竟那是她已故的母親留給她唯一的東西。

  到時候,等她發現她丟失的那幅字畫,竟然在自己手里……

  他林帝能一定要讓那個女人,為自己今天囂張的表現付出代價!

  光是想到到時候的舒爽畫面,他就都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

  ……

  黑暗中,魏言感覺自己腦袋昏昏沉沉的。

  隱約的,他總是能聽見一些很奇怪的聲音。

  【系統……綁定中……】

  【失敗……】

  ……

  【……再次嘗試……】

  【……綁……失敗……】

  ……

  有些艱難的睜看眼睛,看著眼前熟悉的天花板。

  這幾天,也不知道是為什么,魏言總是有點睡不好。

  明明有時候,他很早就睡下了,可是一大早起來,卻還是一點精神都沒有。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在睡著的時候,他總是能在腦海里,聽見一些斷斷續續的聲音。

  完全沒辦法聽清楚。

  隱隱約約的,他倒是捕捉到系統之類的字樣。

  可是他的系統不是已經綁定上了嗎?

  為什么還要綁定?

  難道綁定的不是很穩固?

  從床上坐起來,魏言捂著有些疼痛的額頭,從遠處地上的落地鏡里,看著頭發亂糟糟的自己。

  這大半個月,曾經有好幾次,他都想直接問問系統,到底是出什么事情。

  不過莫名的,他還是選擇了沉默。

  因為心里總是有種預感,這件事情他還是不要說出來的好。

  畢竟這系統說到底,也并不是和他一邊的,完全只是想讓他成為主角的工具人。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得跟這個系統一條心呢?

  緩和了一會兒,等到狀態有所好轉,伸了個懶腰,魏言從床頭摸來手機,熟練的盲打著往家里傭人的微信群發了條消息。

  內容大概就是讓他們給自己準備一套看的過去的西裝,以及一幅看得過去的字畫。

  至于作用……當然就是為了襯托主角的厲害了。

  又不是第一次經歷,魏言當然知道在這個字畫交流會上,會發生什么。

  他只需要安靜的當好主角的背景板就好了。

  ……

  “少爺,字畫給您拿過來了,不過那種程度的字畫交流會,您就帶這樣一幅過去,真的不會……?”

  一旁,兩個身姿嬌媚的女人,身穿著暴露的網襪兔女郎,正紅著臉,給魏言更著衣服。

  身上穿著的這套過于性感的服裝,幾乎把她們的身材曲線完全給勾勒了出來。

  至于她為什么穿成這樣,那當然是她面前這位大少爺這般要求的。

  不只是她們而已,這棟別墅里的其他女仆,也都穿成了這樣。

  雖然是有些羞恥,畢竟太涼快了,但誰讓魏少給她們出的工資高呢。

  別說穿兔女郎了,就算把情(趣)內(衣)當工作服都行。

  “那又如何,如果帶太好的字畫過去,怕不是搶了人家秋家人的風頭?能不能有點情商啊。”

  “原來是這樣,不愧是少爺,還是少爺有遠見一些呢。”

  跟前兩個美人,一個正跪坐在地上給他穿皮帶,一個站在身旁給他系領帶。

  而魏言正無聊的把玩著她們兩個帶在頭上的一對兔兒。

  雖然說是不想搶了秋家的風頭,但魏言其實真正怕的,是林帝能帶來的字畫給他比下去了。

  即便他知道林帝能那家伙帶來的字畫,是從秋家偷來的。

  畢竟魏家是什么層次?

  表面上,魏家在魔都四大家族里,只是榜首的位置。

  可實際上,魏家和其他三個家族,可是有斷層的差距的。

  雖然他們家里的人,對字畫都沒什么興趣,也不太懂,基本就是什么貴買什么,而且時常會有被坑的情況。

  但隨便拿出來一幅,說不定經過鑒別,還真就把林帝能那家伙偷來的字畫,給暴打個體無完膚了。

  胡思亂想著,魏言就這么站著等了個大半天。

  可是慢慢的他才發現,怎么這個穿皮帶的大半天都還沒弄好呢?

  有些奇怪的低頭。

  首先映入眼簾魏言的,是一對白花花的大白兔。

  這恰到好處的規模,簡直深得他……誒不對!

  “誒誒誒你怎么動手動腳的?”

  “呀!抱歉少爺,我只是不小心的,不小心就……”

  “不小心?你管這是不小心?我再不管你是不是就打算給我掏出來了?”

  “……真沒有少爺!那個衣服我也給您換好了,我就先退下了。”

  被魏言揭穿了小心思,那個做小動作的女仆慌慌張張的一溜煙就逃走了。

  看著她驚慌失措的纖細背影,魏言只能感慨,做有錢人家發少爺真不容易,總是一個不注意可能就發生這樣的事情。

  不過倒不是說他真的那方面不行,不喜歡這樣的事情,只是等下他可是要出去的。

  他這動輒一小時的,萬一耽誤了事情怎么辦?

  如果不是這種緊急情況,他當然不會介意了。

  只是。

  微微皺起眉頭,魏言看著那個美人慌忙逃竄的身影。

  他為什么莫名覺得,從她的身上,竟然隱隱能看出來一點曲夢筠的影子?

  說不出來哪里像,反正就是有一點像。

  或許是那雙美腿的腿型比較像?

  畢竟曲夢筠那種級別的,完全挑不出一點瑕疵的美腿,可是不多見的。

  幾乎每一寸肌膚,每一個弧度都恰到好處,既美觀又性感。

  不過,多半應該是錯覺吧。

  “幫我把字畫送到車上去。”

  “好的少爺。”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木魚花ovo的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