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 第133章 翅膀硬了?
  女生的身體本就柔弱,更別提是以一對多。

  宣瑤岑的掙扎幾乎毫無用處,她就這么被輕易的帶走了。

  沒一會兒,因為用盡全力的掙扎,再加上缺少了氧氣的供給,也讓宣瑤岑的身體漸漸開始疲憊了起來。

  最后被這幫黃毛她帶到了小巷子的一處死胡同里,然后被粗暴的扔下了。

  “喲?這妞雖然化妝化的跟鬼一樣,但身材竟然意外的不錯,這腿白的,我兄弟死三天都沒這么白吧?”

  “我去,這大奈子,這細腰,這翹臀,這腰臀比是真實存在的嗎?”

  十幾個男人,視線貪婪的在宣瑤岑的身體上來回打量。

  他們說著就要對宣瑤岑動手動腳。

  宣瑤岑當然是不可能愿意的,奮力的抵抗著,手臂努力的想要護住身體。

  可奈何根本抵擋不住對方人多,一人抓住她一只手腕,輕而易舉的就把她的抵抗給化解了,宣瑤岑只能嘗試著用腳想要將對方踢開。

  然而換來的卻只是毫不留情的一巴掌。

  啪!

  “媽的敢踢老子?給你臉了嗎騷娘們?”

  這一巴掌,打得宣瑤岑瞳孔都漸漸開始變得渙散,無神,空洞。

  也讓她漸漸意識到了,掙扎根本就是一件沒有白費力氣的事情。

  見狀,身旁的兩個黃毛也是放開了她的雙手。

  可四肢沒有了束縛,宣瑤岑看著面前的十幾個地痞流氓,卻是一點逃跑的想法都沒有。

  她只是無助的用小手撐著骯臟的地面,退到了一個小角落里,慢慢的蜷縮了起來,手臂環抱著粉紅膝蓋,可憐兮兮的縮成了一團。

  心中的委屈,開始慢慢化作了熱淚,晶瑩的淚珠緩緩從她的眼角滑落。

  轟隆隆。

  仿佛是老天爺感受到了她的悲涼,天空中一道驚雷閃過,磅礴的大雨忽然就從漆黑的夜幕中降了下來。

  “誰都好……求求你們了……救救我……”

  冰冷的雨水,幾乎在一瞬間,就把她的渾身上下都打濕了。

  臉蛋埋在膝蓋上,宣瑤岑忽然軟弱的抽泣了起來。

  只是她本都以為,自己馬上就要迎接她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光了。

  可是下一秒,耳旁卻忽然傳來了陣陣慘叫。

  “啊!”

  “啊啊!”

  “媽的是誰?!敢偷襲老子?!好大的膽子,知道我們是什么人嗎?”

  “誒?”

  很顯然,宣瑤岑自己都沒想到,真的會有人來救她。

  趕緊抬起頭,她想看看到底是哪位英雄。

  可讓她沒想到的是,來救她的竟然是那道讓她最意想不到的身影。

  魏言身手矯健的,在人群中來回穿梭著,沒一會兒,就把大部分黃毛都掀翻在地了。

  “媽的!哪來的臭小子,真是不知死活,一個人就敢上來壞我們的好事!”

  為首的黃毛李拐四,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一個個兄弟被打倒,那氣的是吹胡子瞪眼的。

  沒有著急上去一個個送,李拐四而是等到了被打倒的弟兄沒通通都重整旗鼓之后,才和這個突然竄出來的男人對峙著。

  沒有說話,魏言而是眼神凌厲的護在宣瑤岑的跟前,朝面前的黃毛擺出架勢。

  “你……”

  顯然有些擔憂跟前這個男人的安危,即便宣瑤岑看出來了,這個男人的身手好像很好,但她也不覺得一個正常人能一個人打贏十幾個。

  宣瑤岑是想說讓這個男人別管自己了的。

  可是心中又有些隱隱的在懷疑,這是不是只是這個男人安排好給她演的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戲,所以最終還是沒有能說出口。

  沒有等對方的人先出手,魏言而是選擇了主動出擊。

  抄起地上的一塊磚頭,他猛地一個閃身出現在了李拐四的跟前,一轉頭就往對方的額頭上拍去。

  嘭得一聲爆響,這突如其來的進攻近乎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剩下的其余小混混,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老大幾乎在一瞬間就暈倒在地上,額頭上還冒著血。

  沒想到魏言竟然出手這么狠辣,這也把他們通通都激怒了。

  “他媽的,來真的是吧!”

  “兄弟們干他!”

  毫無組織的,幾個小混混沖上來就想圍毆魏言。

  可沒等他們出手,魏言拿著手中砸斷一半的磚塊,就是往其中一個小混混的眼睛上砸,幾乎直接就把對方的左眼砸瞎了,血是直接爆出來的。

  “啊啊啊!!!眼睛!我的眼睛!”

  緊接著就是回身一腳,踹在身后想偷襲他的一個小混混的太陽穴上。

  這一腳幾乎讓這個小混混的頭骨都凹陷下去了一塊。

  短短幾招,招招都是直擊要害,說不好可都是要出人命的。

  下手如此狠辣,魏言為的就是徹底消除宣瑤岑心中的疑慮。

  她不就是懷疑事情會不會是自己有意安排的嗎?

  微微瞇起眼睛,魏言有意通過眼角的余光觀察了一下宣瑤岑臉上的表情。

  然而魏言從中看到的卻只有驚恐。

  “小心!”似乎看到了什么,宣瑤岑忽然失聲尖叫。

  “你丫的!”

  似乎抓的就是魏言高抬腿這一瞬間,身體僵直的后搖,一個悄悄繞到魏言身后的小混混,拿著一根鐵棍就往魏言的后腦勺上敲了過去。

  這一下,魏言是能躲的。

  畢竟普通人的肢體動作,在古武者的眼中看來,就和定格動畫一樣慢。

  但,魏言卻并沒有選擇彎腰躲過。

  下一秒,這一擊鐵棒就結結實實的敲在了他的后腦勺上。

  “你,你沒事吧?!”

  心急如焚的爬到魏言身邊,宣瑤岑緊張的關心起了他后腦勺的傷勢。

  可剛才給了魏言一棍的那個小混混,明顯就殺紅了眼,舉棍就想再度往魏言臉上砸去。

  “不,不要!!”

  知道如果被這么懟臉砸到,肯定是要出人命。

  在腦子反應過來之前,宣瑤岑的身體已經先一步行動了,抱住魏言的腦袋,死死的想要把這個保護了她的男人護在懷里。

  只是在宣瑤岑預料之外的,那一棍子卻并沒有落到自己背上。

  魏言用手臂替她把這一棒子接下之后,翻身起來拉住宣瑤岑的手腕就帶著她飛速狂奔了起來。

  “那,那個……你你你沒事吧!”

  明明為了跟上魏言的步伐,宣瑤岑都已經有些換不過氣來了。

  可她看見魏言手臂上一大塊的淤青,還有血淋漓的后腦勺,還是忍不住的關心了起來。

  “一個大男人受這點傷算什么?”

  魏言拉著宣瑤岑沖出了小巷。

  “媽的臭小子你別跑!你他媽別讓老子逮到了!”

  身后,那一幫子小混混依舊窮準不舍的。

  拉著宣瑤岑在街道旁四處打量,魏言最終把目光鎖定在了一輛白色的蘭博基尼面前。

  快步跑到這輛超跑旁,魏言從口袋里拿出一把車鑰匙,按了一下。

  很快,那奢華的蝴蝶門就這么自己升起來了。

  沒有說多余的廢話,畢竟時間緊迫,魏言自己坐上駕駛座,示意宣瑤岑趕緊上車。

  車門都還沒來得及關上,魏言油門一踩,車身幾乎立刻就化身為了一道白色閃電,消失在了馬路的盡頭。

  “你原來這么有錢的嗎?”

  坐在副駕駛上,剛才的事情,顯然還讓宣瑤岑有些驚魂未定,她的臉色還有些煞白煞白的。

  “什么?我沒錢啊,這輛車不是我的,剛才打架的時候順手從那幫家伙身上摸的,沒有車我們肯定跑不掉。”

  就仿佛剛才的事情壓根沒發生過一樣,魏言語氣云淡風輕的,嘴角也始終掛著一抹若有若無的淺笑。

  宣瑤岑呆呆的看著身旁男人的側臉,他的那份自信,那份從容,以及在危急之中的臨危不亂,都讓她不由的對這個男人高看了幾分。

  玉手捂著胸口,胸腔里心臟砰砰砰的直跳,竟讓她一時間有些分不清楚這是緊張還是心動。

  宣瑤岑已經沒有再懷疑,剛才那一幕到底是不是這個男人刻意安排的了。

  如果真是演的,剛才打架的時候下手根本就不可能這么狠。

  “我叫宣瑤岑。”宣瑤岑的臉蛋現在還紅撲撲的。

  魏言眉頭輕挑,“嗯?我知道啊。”

  “笨!我是在自我介紹,變相的在問你名字呢!”宣瑤岑有些沒好氣的。

  “這樣嗎?我叫魏言。”

  “這就沒了?”

  “不然呢?”

  “你不準備跟我說說,你在今天重生了一萬次的事情了嗎?”

  明顯沒想到,宣瑤岑會忽然提這個,魏言有些意外,“你不是不相信嗎?”

  “我是不相信,但是我現在對你這個男人,很感興趣。”一雙美眸直勾勾的盯著魏言的側臉,宣瑤岑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嫵媚的淺笑。

  “我允許你說一些鬼話騙我,不過我不保證我會不會忍不住戳穿你。”

  “比如我的信息,你都是從妍妍那邊知道的,你們兩個今晚一起合起伙來騙我。”

  宗妍妍沒事,再結合上剛才發生的事情。

  宣瑤岑已經非常確定,她身旁這個叫魏言的男人,并不是什么變態跟蹤狂了。

  那既然如此,他又對自己的信息和喜好這么清楚,就只有一種可能,是自己的好姐妹出賣了她。

  “還真沒有,宗妍妍現在根本就不認識我。”魏言故作無奈的聳了聳肩。

  “那你的意思是,你真的是在重來這一萬天里,知道我的信息的?”

  “我還是不信,除非你證明給我看。”

  輕笑了一下,魏言下意識的瞥了眼時間。

  “十點四十一分。”

  “什么十點四十一分?”

  “十點四十一分,你爸會打電話過來催你回家。”

  宣瑤岑這才看了眼時間。

  “開玩笑,我爸今天都不在家,他在外面應酬呢,又怎么會管我在做什么。”

  如果不是父母今天都有事情,沒空管她,宣瑤岑又哪里敢出來和好姐妹浪?

  魏言只是笑了笑,沒有多說話,“那我們半小時之后見分曉。”

  ……

  半個小時一閃而逝。

  夜色之中,白色的蘭博基尼在半夜荒無人煙的高架橋上飛速狂飆著,宛如一道皎潔的月光一般,車速已經超過兩百碼了。

  “哇哦!哈哈哈哈……”

  展開手臂,坐在敞篷車里,宣瑤岑感受著耳邊劃過臉頰的凜冽寒風,歡呼雀躍的放聲大笑了起來。

  今天晚上經歷的事情,很緊張,很刺激,甚至可以說得上危險!

  危險到宣瑤岑一時間都有些后悔,后悔她就不應該冒這個險,就應該繼續在家里呆著,做爸媽的乖乖女。

  但是現在,她緩過來了。

  雖然一直以來都因為被逼無奈,只能當乖乖女,但宣瑤岑的性格實際上可是很野的。

  她喜歡的東西是酒精和機車,而不是紙筆和書本!

  從小就作為一只籠中雀,也讓宣瑤岑對外面的世界,更加向往了。

  一直以來,她都有一個念想,就是等上了大學之后,她就要做自己。

  第一次化這么濃的妝,第一次來酒吧,宣瑤岑為的就是改變,放縱自己,和曾經的自己說再見!

  而現在,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做到了。

  壓抑了這么多年,直到今天宣瑤岑才感覺她找到了自我,而不是一個在父母管控下的傀儡。

  更何況,今天的經歷,還讓她認識到了一個這么有意思的男人。

  茫茫人海里,人人都這么冷漠,只有他,會為了自己挺身而出。

  而且他身手還這么好,腦子也聰明,人長得還帥,和之前在學校里,只能接觸到的那些書呆子完全不一樣。

  “只能說今晚真是賺麻了!”

  不自覺的偏過頭,宣瑤岑臉頰有些粉紅,一雙倒映著某個男人的瞳孔里,都變得璀璨了不少,就好像今晚的夜空一樣。

  要不是今晚她勇敢了一把,以后怕不是只能在父母的安排下,和一個不喜歡的男人含恨而終吧?

  很快,下了高架橋,車速就慢慢放緩了。

  宣瑤岑當然沒忘記,她和魏言的賭約,趕緊拿出了手機,打開了時鐘。

  十點四十一分。

  看著表盤上的秒針,緩慢的前進。

  秒數一秒一秒的過去,可手機卻始終沒有鈴聲響起,宣瑤岑正想得意。

  但她都還沒來記得笑出聲,電話就打過來了。

  看了下號碼,竟然還真是自己父親的。

  臉色一黑,有些無奈的接起電話。

  “喂……”

  “宣瑤岑,我看你就是翅膀硬了,好學不學學人去酒吧?你知道去那里的都是些什么人嗎?!”

  沒出絲毫意外的,顯然是知道了她今天跑出去浪了,電話那頭的中年人,對著她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痛罵。

  差不多十分鐘之后,才電話掛斷。

  “你笑什么。”

  宣瑤岑有些幽怨的看著魏言,他臉上若有若無的笑容,宣瑤岑真是看著就有些來氣。

  “我沒說錯吧?十點四十一分。”

  宣瑤岑這才忽然反應過來,有些驚訝的看著魏言,“你怎么做到讓我父親配合你的?”

  沒想到連自己父親都能勾搭上,宣瑤岑一下子也對身旁的這個男人更感興趣了。

  “都說了不是,今天的事情我經歷了一萬遍,今天幾乎在蘇杭發生的任何事情,我都準備的記的一清二楚。”

  “切,喜歡藏著你就藏著。”宣瑤岑嘟起了小嘴有些小幽怨。

  解釋不通,魏言似乎也沒有繼續和她解釋的意思,“下車吧,你打車回家。”

  “大半夜的,我一個女孩子,你讓我打車回去?”

  再次有些被魏言驚到,宣瑤岑眨巴眨巴了眼睛,“你一個大男人不送送我嗎?”

  “你家和我家兩個方向,太遠了,我懶得送。”魏言打了個哈欠,語氣慵懶。

  “你知道我家在哪里?”

  宣瑤岑下意識的問。

  不過她很快也就想到了,既然這個男人都認識自己父親了,那知道自己家在哪里可太正常不過了。

  “我今天不回去了……”宣瑤岑的表情忽然變得有些古怪,“我今晚回去肯定免不了被我爸拿鞭子抽。”

  “那你去哪?”魏言有些好奇。

  “你家!”

  似乎早就已經想好了這個答案一樣,宣瑤岑一雙美眸波光粼粼的。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木魚花ovo的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