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 第194章 你剛才在拽什么?
  聽著洛景陽的話,秋語柔莫名覺得這個場景有些似曾相識。

  怎么這幫人一想到對付她,就是想著利用輿論壓力。

  是沒有其他手段可以用了嗎?

  “你是不是有點不太了解我的粉絲了?”

  完全就沒有一點慫的意思,秋語柔更是直接那雙美腿搭在了桌上。

  “要不這樣吧,我覺得你們如果什么證據都沒有,造謠還是挺累的,不如拍個照片,這樣發網上去你們說話的時候公信力還能大點。”

  秋語柔這可不是在硬撐。

  因為確實她的粉絲又或者說喜歡她的人,根本就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對她粉轉黑又或者降低好感度什么的。

  本身大部分人對女人性格上的事情容忍度就比較高。

  更何況和那些沒有作品的,沒有實力,光靠顏值的小鮮肉完全不一樣。

  大部分人粉上她,要么就是通過歌曲,要么就是通過影視作品,但卻絕對不是她對外表現出的溫柔文明的形象。

  再說了,就算事情真發生了,時候秋語柔賣賣慘,說自己是因為被品牌方拋棄,為了不在洛錦溪這個搶走了她品牌代言的綠茶面前掉面子才這么做的,輿論一瞬間就會翻轉了。

  信她的人可肯定比新‘仗勢欺人’的品牌方的人多。

  雖然秋語柔大大咧咧的,畢竟要為了氣勢。

  可魏言這邊可不行。

  見到秋語柔把腿搭桌子上了,他也是趕緊脫下來了身上的西裝外套,給秋語柔蓋在了大腿上。

  雖然只是一點小事,但卻讓秋語柔在心里對魏言的好感度又拔高了不少。

  情不自禁的朝魏言飛了個吻,秋語柔回過頭來還不忘嘲諷一句。

  “對了,你們現在又有東西說了,說我和我的小助理眉來眼去的,怎么樣我的配合值不值得你們的點贊?”

  一時間在場的三個人紛紛都啞巴了。

  洛景陽和李柳生,畢竟不是圈子里的人,是真的想不明白,秋語柔為什么能一點都不怕。

  但洛錦溪倒是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了。

  因為他們準備做的那些事情,要是對秋語柔造不成太大影響的話,就只是白白的給對方營造了一波熱度。

  雖然以秋語柔現在的咖位,已經完全不缺熱度這種東西了。

  但是有了這一次,就像是狼來了的故事一樣,下次再想用同樣的方法對付秋語柔,哪怕準備的再周密,大眾都會第一時間就選擇不相信了。

  要真那樣做了,相當于是洛家和香奈兒在給秋語柔打白工呢。

  “表哥,不然就這么算了吧。”

  完全看清楚了事實,洛錦溪當然是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的。

  況且對于她今天來說,能得到香奈兒的代言機會已經足夠了,這一趟也算是沒有白來,雖然代言費少了點,但是能夠獲得的名氣和咖位的提升可是沒辦法用金錢來衡量的。

  可洛景陽云里霧里的,還在氣頭上,又怎么可能會同意就這么算了。

  “算了?拿什么算了?就這樣算了今天我出的這八千萬是你幫我給是嗎?!”

  一把把洛錦溪抓在他手腕上的手給甩開,洛景陽一副今天說什么也要秋語柔好看的樣子。

  可思來想去,他又想不出一個對付秋語柔的好方法,只能看著那個女人一副耀武揚威的模樣。

  “既然都已經確定不找我合作了,那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先走了?如果還有什么制造輿論方面的事情,需要我幫忙的話,大大方方聯系我。”

  看見那三個人沉默半天了,知道他們也是變不出什么花樣來了,沒這么多時間跟他們浪費,秋語柔從椅子上站起來就想從會議室離開。

  “等下,誰讓你走了?”

  洛景陽一臉憤懣的猛拍桌子站了起來。

  “你還有權利不放我走了?非法監禁?”

  歪了下腦袋,秋語柔疑惑的輕聲反問。

  一下子又說不出話來,慢慢的洛景陽倒是有了點氣急敗壞的意思,

  “那我還真就不放你走了,你又能怎么樣?!”

  有點想破罐子破摔,反正今天秋語柔人在這里,他直接就在這里把事情給辦了,看著她哭著求饒和懺悔的樣子,不更加解氣嗎?

  而且仔細想想,就算自己真對她做了什么,只要秋語柔還想要在這個圈子里混,就不會把這種丑聞曝光出去,而是選擇私了。

  因此被影響的也最多就只有他自己,根本就不會影響到洛家,大不了就進去被關幾年,可那又怎么樣!

  “等會兒……洛先生,你雖然給我的項目投資了八千萬,可我可不負責這些的。”

  顯然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犯罪層面,李柳生一下子就慌了。

  他可沒有什么大家族當背景當靠山,到時候要是因為連坐一起進大牢,可是沒有人會保他的。

  “沒讓你幫忙,你只要負責閉緊你的臭嘴就行了!”

  說著,洛景陽揮了揮手,身后一幫子保鏢立刻就摩拳擦掌的迎了上來。

  剛好,今天為了以備不時之需,洛景陽帶了不少洛家的人過來。

  這五六個壯漢對付一個弱女子,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敢在商展的地方對我產生歪心思,真不怕敗露?”

  事情一下子轉變的太快,沒想到洛景陽會忽然對自己產生不好的想法,秋語柔眉頭緊皺不自覺的后退了一步。

  本來她平時出門都是會帶保鏢的,可今天因為難得能和魏言有相處的機會,不想被壞風景,所以秋語柔偷偷的就把秋家的保鏢遣散了。

  就是沒想到會演變成這種展開。

  “敗露?既然如此我不在這里不就好了,先把你弄暈,綁回我洛家去,再用水把你給潑醒!讓你親眼見證自己的處子之身被我這么惡心的人奪走!”

  眼看著自己占盡上風。

  從秋語柔進來會議室開始,就一直被壓一頭,見到了秋語柔退怯的一步,終于有解氣的感覺了,洛景陽也是不由的亢奮了起來。

  “等下少爺我爽完也讓哥幾個爽一爽!”

  招呼著保鏢們朝秋語柔圍過去,可是為首的一個保鏢才剛想出手,下一秒卻被一直在身旁默不作聲的魏言抓住了手腕。

  “我勸你一個小助理不要多管閑事,不然等下可有你好看的!”

  皺了皺眉頭,其實從剛才開始洛景陽就一直沒把魏言當回事。

  顯然沒有想到,這種明顯實力懸殊的情況,魏言還會站出來,洛景陽有些小吃驚。

  “這么厲害嗎?我倒想看看你要讓我怎么好看。”

  明明面對這么多人,可魏言的語氣依舊風輕云淡的。

  再場的人里,如果說最驚訝的,肯定當屬被魏言抓著手腕的那個保鏢了。

  或許旁邊的人看不出來,可只有這個保鏢才清楚的知道,魏言看似抓著他都沒有太用力,可他卻是用盡了吃奶的力氣,都沒辦法把手給抽回來。

  “你他娘的!”

  有點氣急敗壞的意思,保鏢進兩米的身高,龐大的身軀抬腿就想給這個小矮子來一腳。

  可是在他抬腿之前,就感覺腹部被一擊重擊擊中,胃里一下子傳來了要開裂的劇痛,下一秒整個人就忽然倒飛了出去,撞破了會議室的大門。

  “什么?!”

  一時間都驚呆了。

  瞳孔驟然放大,洛景陽當然是不可能能想通,秋語柔身旁這個平平無奇的小助理,怎么能把體重近兩百公斤的保鏢踢出去。

  可都還沒有等他驚訝完,剩下那幾個保鏢竟然全都被解決掉了。

  “拽什么啊你剛才?”

  拍了拍手上的灰,魏言依舊是一副輕輕松松的樣子,完全不像是剛扳倒了幾個壯漢,反倒是像剛割了幾顆韭菜。

  “啊……”

  眨巴了下眼睛,秋語柔這才想起來,她的魏言弟弟很能打的事情了。

  嘴角忽然不自覺的勾起一抹壓制不住的淺笑,心里也不自覺的有些興奮起來。

  有這樣的男人在身邊,也未免太有安全感了點吧!

  有一點想撲倒魏言弟弟的懷里,狠狠的激動一下,但現在畢竟還不是時候,秋語柔還是努力的忍住了。

  魏言也并沒有給洛景陽一點反應的時間,一躍而起跳上長桌,一腳踩在洛景陽的嘴上,把他踩翻在地。

  “是啞巴了嗎?不會說話,我問你拽什么?”

  畢竟嘴巴被魏言踩住了,洛景陽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雖然魏言是知道的,但他就還非要壞心眼的問。

  “還不說話?是我踩的力氣太小了?我是不是給你臉了!”

  “嗚嗚嗚嗚!嗚嗚嗚!”

  嘴巴感覺都要被踩碎了,下巴都有種要脫臼的感覺,洛景陽眼睛被疼得眼淚都出來了,他努力的搖著頭想求饒,可魏言卻好像完全看不見一樣。

  最后洛景陽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下巴被踩碎,耳朵里傳來咔咔的骨頭崩裂的聲音。

  “這位先生,這位先生,暴力的不對的,有什么話不能好好說!”

  見到洛景陽整個下巴近乎變成了黑紫色,皮膚撕裂開來,無數黢黑的鮮血開始流淌滿地。

  有點看不下去了,李柳生也是趕緊過來勸阻。

  雖然他知道這樣會冒著被打的風險,但要出人命了他肯定也得攤上大事的。

  “收了人家多少?”

  明明腳下是如此血腥殘暴的景象,可魏言卻仿佛根本看不見一樣,語氣依舊平淡,話語中甚至還帶著些調侃。

  “什,什么收了多少……”

  被直接問,李柳生肯定是不可能承認的,除非他不想再香奈兒繼續干下去了。

  “去你媽的還裝傻。”

  一巴掌抽在了李柳生的臉上,近乎把他整個人抽飛了起來。

  整個人在半空中旋轉了一千多度,才甩在地上,這一甩直接是把李柳生的鼻梁都給摔斷了,更是直接就昏死了過去。

  念在他雖然壞,但是沒有壞得這么徹底,剛才洛景陽說要對秋語柔動手的時候,他還勸了勸,魏言到沒打算直接把他弄死。

  就是這么不到一分鐘里發生的事情。

  可洛錦溪光是在一邊看著,背后都快被冷汗爬滿了。

  她當然是不可能想得通,秋語柔身旁這個小助理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自己也是洛家人,當然是最清楚洛家的保鏢什么實力的。

  別說普通人,哪怕是特種部隊的超級大兵過來,一對多的情況下也未必能在這一大幫保鏢的圍毆下扛得住。

  可這個小助理竟然能一個人把這幾個保鏢全部都干翻?

  是不是有點太離譜了?

  什么人氣偶像的貼身高手?什么龍傲天小說劇情。

  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以后,洛錦溪趕緊想偷偷溜走。

  雖然她的表哥現在被打的很慘,可洛錦溪可不想管這個沒用的東西的死活。

  小心翼翼的挪動腳步,洛錦溪就想從會議室那被踹開的大門偷偷溜出去。

  但眼看著就差一步,她就可以逃出這個是非之地了。

  “想去哪里呀?洛小姐。”

  手腕忽然被一直冰涼的小手給握住。

  回過頭,是秋語柔那張掛著冷漠笑容的美艷臉蛋,都快貼到她的臉上來了。

  這么近距離的觀察,洛錦溪真的不得不承認,秋語柔的美貌,如果能數值化的話,在這個世界上,她說第二,絕對沒有人敢說第一,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漂亮的女人。

  但是同時,洛錦溪也不得不承認,秋語柔現在臉上的笑容,表達出來的意思完全就是想弄死她啊!

  “秋,秋小姐,我錯了,你放過我吧,放過我!”

  驚恐萬分的搖著頭。

  洛錦溪可不想落得跟她表哥一個下場。

  她跟那兩個廢物東西不一樣,她是女人,她是偶像!要是被秋語柔的那個助理來上一拳,又或者說給上一巴掌,即便不死,都肯定毀容了。

  那還不如讓她死了好了!

  “放過你?怎么了洛小姐,我這邊都還怎么都沒說呢,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呀?”

  雖然嘴上說著這樣的話,可秋語柔臉上的表情,可是危險得不能再危險了呢。

  雖然長著一張十分友善的漂亮臉蛋,但秋語柔的性格可從來都不友善。

  倒不如說有仇必報,才是她人生的信條,當然對她好的人,秋語柔肯定也會記得很清楚的。

  “魏言弟弟,這個女人怎么處理呀,她的臉和身材,你看得上嗎?”

  盡管洛錦溪已經十分努力的在掙扎了,可還是敵不過平常就又在經常健身的秋語柔。

  很快她就這么被押著來到了魏言的面前。

  此時此刻洛錦溪那張漂亮的小臉上,瞳孔里倒映著魏言的臉,就好像是見到了鬼一樣。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木魚花ovo的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