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 第215章 我不介意幫你
  再不識趣點認輸,自己就得死。

  這是蘇清怡在魏言的臉上讀到的信息。

  沒辦法,畢竟是她理虧,幾乎是別無選擇,蘇清怡只能乖乖舉手投降了。

  “輸了你是不是應該做什么?”

  見到蘇清怡怯懦的舉起手來的樣子,魏言的臉色這才變得緩和了一些。

  他想過這個女人蠢,但卻沒有想過會這么蠢。

  就這樣去擋自己的眼睛,就算魏言沒有反應過來,捏她的那個,讓她贏了那又有什么用呢?

  這種明目張膽的使絆子,有意義嗎?

  “我脫襪子行不行……”

  雖然聽起來像是在問魏言的意見,但她的語氣卻小的好像在自己一個人嘀咕一樣。

  本身就因為蘇清怡害他今天死了第一次的緣故,心里很不爽,魏言能同意她這個懇求就怪了。

  只是靜靜的看著她,魏言的眼神就好像是在反問她“你說呢?”一樣。

  “我只給你三秒鐘時間。”

  魏言用手指冷冰冰的比出了一個數字三。

  “但是,但是……”

  “三!”

  “行行行我脫,我脫,我脫行了吧!”

  蘇清怡語氣有點都要快哭出來的感覺。

  作為女生身上的最后一道防線,蘇清怡到底有多不情愿在一個男生面前脫下來,簡直就是一件可想而知的事情。

  真的如果不是萬不得已,蘇清怡才不會愿意。

  可是沒辦法……嗚嗚嗚早知道她就不作弊了,正兒八經的可能她還有一點點點點贏的可能性。

  現在完全就是相當于自己白給了。

  “你你你你放我下來……”

  之前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游戲上,蘇清怡還不知道。

  可是現在仔細一看,她才發現她現在的狀態姿勢簡直要多羞恥有多羞恥。

  膝彎被身后男人用膝蓋頂著,導致雙腿不得不向兩邊分開。

  再加上因為羞澀下意識的想要并攏,腿部柔美的內八字曲線,也是顯得格外誘人。

  雖然現在這個姿勢,蘇清怡不用站起來也是可以的。

  但就那樣子,未免也有點太變態了。

  可蘇清怡沒有想到的是,魏言還真就喜歡看變態的東西。

  “就這樣,如果你不行就我來。”

  絲毫沒有要放她下地的意思,魏言反倒是直接抱住了她的膝彎,把她抱了起來,換了個角度坐到了床上。

  最離譜的是,這個角度還讓蘇清怡直接面朝向了鏡子。

  有沒有搞錯啊?

  “不不不不行!這樣子絕對不行!”

  通過鏡子的反射,蘇清怡完完全全就能看清楚她現在到底是什么窘態。

  如果就這么直接來的話,原本只能通過腦子腦補的羞恥畫面,就會直接通過鏡子投射,映射到蘇清怡的眼睛里。

  那樣子的畫面蘇清怡一定會一輩子都忘不掉的!

  “你覺得你有選擇的權利?”

  語氣冰冷的好似從埋藏了無數尸體的冰窖中傳出一樣,冰冷而陰森的讓人有種凍如骨髓的感覺。

  那濃烈的殺意,蘇清怡絲毫不懷疑,如果她不乖乖聽話的話,冰窖里就會多出一個她的位置。

  可是……讓她就這么直接來,跟讓她死了拿一個更難受一點,蘇清怡還真不知道。

  所以這一次,十分難得的,她竟然猶豫了。

  “如果你不自己來的話,我不介意幫你。”

  可是似乎她不愿意,更愿意去死,好像也沒有自主選擇權啊。

  邊冷冰冰的說著,魏言的手指毫不客氣的就從蘇清怡的腰后扣了進去。

  兩瓣蜜桃之間的縫隙,感受到指甲冷冰冰的觸感,蘇清怡忽然跟觸電了一般控制不住的顫抖了一下。

  魏言那邊話音才剛落呢,蘇清怡就感覺自己唯一的防線被拉下去一大截了。

  “我我我自己來!我自己來!”

  趕緊拉住了自己身上為數不多的僅剩布料,蘇清怡現在真的好后悔。

  后悔她到底為什么要招惹這個男人。

  明明她只要不出去大門,不圖一時爽快去嘲諷他,就根本不會有現在的事情了。

  但是事情都已經做了,蘇清怡又還能怎么辦呢。

  只能邊哭邊為自己犯下的過錯贖罪了唄。

  邊哽咽著,蘇清怡也只能乖乖聽話,兩根食指輕輕勾住了小布料的兩邊,盡可能緩慢的沿著雙腿往上拉。

  可是再慢也沒有意義,畢竟現在的狀態,無法遮擋,稍微拉上去一點點,那粉嫩誘人的桃源鄉就只能毫無防備的任人觀賞了。

  透過鏡子的反射,欣賞到了自己希望簡單的美景,魏言臉上這才緩緩重新恢復的笑容。

  “不錯。”

  不由的漬漬稱奇,只能說不愧是書里的女主。

  無論性格再惡劣,顏值身材這種和女性特征有關的地方,永遠都是完美的。

  魏言邊欣賞著,似乎是想要觀賞的更仔細一點,他竟然又是抱著蘇清怡站了起來。

  這一次,更是直接就走到了鏡子前面,用手指將小桃園門給打開了,仔仔細細的觀賞起了桃園內的風光。

  忽然被魏言抱起來,蘇清怡還因為失重吃驚著呢。

  感受到來自男人粗糙指尖的觸感,以及門被打開之后的颼颼涼意,蘇清怡和才反應過來,這個男人做了什么,立刻驚慌失措了呼喊了起來。

  “不是你干嘛!你有病呀!”

  蘇清怡驚了,真的驚了!

  再怎么說,這是不是也太離譜了,他們的賭約里明明就根本沒有這一條!

  努力的掙扎著想下去,蘇清怡真的羞死了,臉頰簡直前所未有的紅,她真覺得她這輩子沒法見人了,怎么會有這么離譜的男人啊!

  本來蘇清怡就覺得魏言已經夠離譜了。

  但是她光顧著掙扎,絲毫沒有想到魏言還能離譜。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木魚花ovo的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