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 第224章 沒什么大事
  很快,樓上一共三個房間,都通通被魏言翻了遍。

  只是除了主臥宣瑤岑睡的地方,有那么一丁點被人睡過的痕跡之外,其余房間都是干凈的不能再干凈。

  “他是不是就在這個房間里?如果他真的在,你讓他自己出來!”

  叉著腰,魏言一臉憤怒的樣子忽然回過身質問。

  宣瑤岑被這么憤怒的注視著,真的都快要被急哭了,“真沒有真沒有真沒有!求你了相信我吧!”

  無助的重復著三個字,宣瑤岑急得幾乎是把房間里所有可以打開的柜門,抽屜也全部都給拉出來了,窗簾之類的地方也全被她給收了起來,床底都給魏言開了閃光燈拍了非常清晰的照片。

  哪怕只有那么一丁點可能,只有被分尸才能進得去的地方,宣瑤岑都通通顯示給了魏言看。

  知道自己這做的也差不多了。

  再這么下去,會不會把面前這個委屈急切的少女急死不說,還很可能會適得其反,魏言也是識趣的趕緊收手了。

  “好吧,我相信你,你也可以怪我懷疑你,但我不是不信任你,我只是太在乎你了。”

  此時此刻,如果君伶在旁邊的話,聽到魏言的話估計是會被原地笑死的。

  什么叫我只是太在乎你了,如果不是君伶提起怕不是都不知道要什么時候,魏言才能想起來這個人。

  明明終于是證明了自己的清白,讓自己的男人相信了自己,可是一時間宣瑤岑竟然忽然蹲下抱著膝蓋就哭了起來。

  壓抑了這么久的委屈,也一下子就迸發了出來。

  只是明明面對這樣的場景,一般男人肯定都會慌張的。

  然而魏言卻只是也同樣蹲下,輕輕撫摸起宣瑤岑的腦袋,只是輕聲安慰了起來。

  “好了好了,沒事了沒事了。”

  ……

  差不多半小時過去。

  哭了這么久,宣瑤岑也有些哭累了,這才把注意力給放回到了身旁男人的身上。

  只是她剛想說些什么,卻發現對方的額頭上,衣服上,居然全部都是血。

  身上也有不少一塊一塊的淤青。

  臉色一下子大變,很快聯想起來這可能和魏言這幾天的消失有關,也是趕緊著急的關心了起來。

  “你你你這是怎么了?是被人打了嗎?到底怎么回事?是因為上次偷跑車的事情?還是說你欠了別人錢了?如果是不倒是跟我說呀,我們家很有錢的……”

  正所謂關心則亂。

  魏言這邊都還什么都沒說,宣瑤岑那邊卻已經腦補出了一大堆可能性來了。

  雖然魏言這邊主打的就是一個拔吊無情,但是被一個女孩子像這樣關心,猜測自己是遇上了不小的麻煩,但也沒有想過要拋棄他,而是想著幫他想解決的辦法,這也不由的讓魏言的心里一暖。

  不過為了不讓宣瑤岑起不必要的疑心,魏言并沒有如計劃那般,把自己所謂的暗殺者身份說出來。

  畢竟有時候保持神秘,才是謊言不被識破的最好手段。

  “我自己可以解決的,你不用想這么多。”

  微微聳了聳肩,魏言完全就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

  只是她越這樣,反倒只是越讓宣瑤岑覺得魏言只是不想她擔心,所以故意這么說的。

  “你都這樣了,我怎么可能不想多,你說嘛,你就和我說說唄,說不定我真的可以幫到你的。”

  雖然心里急切的不行,但為了讓魏言開口,宣瑤岑只能耐下性子,握著魏言的手臂左右搖晃,撒撒嬌,似乎想從魏言的嘴巴里把事情套出來。

  然而魏言卻還是什么都沒有選擇多說,只是輕輕掰開宣瑤岑的手就徑直走進了浴室。

  “我可以解決,我還沒有淪落到需要自己的女人幫助。”

  魏言語氣冷淡無比。

  聽著魏言的話,看著自己落空的手,宣瑤岑短暫的愣了愣神。

  只是偏偏就是這么冷淡的語氣,卻是讓宣瑤岑反應過來以后,在心里樂開了花。

  我IE眼剛才的話語里,那一個不經意說出來的‘自己的女人’五個大字,對于宣瑤岑來說,殺傷力實在是有點太大了。

  臉頰都不由的變得有些紅撲撲的,宣瑤岑只是站在原地,靜靜的聽著浴室里慢慢傳出來的水聲。

  “不行……我還是得知道他到底遇到什么麻煩了。”

  喃喃自語著,高興過后,因為剛才魏言身上的慘狀,也讓宣瑤岑心里的情緒很快從喜悅變成了擔憂。

  努力的思考著,要怎么樣才能從魏言的嘴里把話套出來。

  宣瑤岑覺得,歸根結底還是魏言不信任自己家里的實力,擔心麻煩會牽扯到她。

  那既然如此宣瑤岑就給這個男人證明一下,自己家里到底有多厲害好了。

  雖然明面上,宣瑤岑的家里,父親僅僅只是一個上市公司的總裁。

  單輪背景,她好像和蘇家金家那邊的人,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可只有少數人才知道,宣瑤岑的媽媽可是出身于都城五大豪門之一,只不過因為種種原因,是為了跟著想要獨自闖出一片天下來的丈夫,才到蘇杭來的。

  他們家如果真的想保什么人,即便背景遠在都城,也絕對不會是什么難事。

  “明天就帶他去我家里坐坐……”

  就好像下定了什么決心,宣瑤岑喃喃自語著。

  不過雖然說是這么說,想讓媽媽愿意保魏言,對于宣瑤岑來說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畢竟從小家里對她的家教就非常嚴,幾乎什么都要管著她。

  自己偷偷有男人的事情,要被自己媽媽知道了,還不知道會有什么反應。

  不過宣瑤岑這也算是實在沒有辦法了,除非她今晚就能從魏言的嘴里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給套出來。

  “到底要用干什么方法?”

  手指輕輕點著下巴,喃喃自語。

  不過很快她的腦子里就忽然靈光一閃。

  “那個親愛的,你受了這么重的傷,一個人洗澡肯定很不方便吧,你需要幫忙嗎?”

  只是嘴上這么問,但都沒等魏言回答,她就已經自顧自的脫起身上的裙子來了。

  “不用,我沒什么大事。”

  魏言自顧自的沖洗著身上的血漬,只是他這邊才剛開口,另一邊脫了個精光的少女,已經出現在浴室的門口了。

  嘴角掛著甜甜的笑容,宣瑤岑只是揮舞著手里的兩個浴球。

  見狀魏言也只能故作無奈的笑了笑,聳了聳肩,“行吧。”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木魚花ovo的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