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 第260章 教訓手下罷了
  魏言從酒店坐電梯下來的時候,幾乎已經差不多是晚上十點了。

  在那之后魏言倒是沒有玩太久,主要還是因為和蘇清顏說好的時間馬上就到了,再玩下去就趕不及了。

  “你自己一個人回去,還是等人來接你?”

  緩步走出電梯,魏言轉身看向落后半步在電梯里的金惜雪。

  很明顯,被折騰了一晚上,她的狀態并不是太好,嘴唇有些發白。

  本來還以為魏言會送她回家,聽到這話,她一雙美眸瞪著魏言,差點沒連眼珠子都一起瞪出來。

  “你不送我回去?”

  這深更半夜的,女生一個人打車干嘛的本來就不安全。

  現在才通知家里的管家開車來接她,起碼也得半個小時之后。

  雖然那個把她吃干抹凈,甚至連骨頭都沒吐出來的大灰狼就在這里。

  但是這個人怎么吃了就吃了,連家都不送她回去的?

  還有沒有點人性?

  “額……你還想我送你回去?”

  明顯對金惜雪的話有些意外,魏言本來都以為,這個女人現在應該是恨不得把他給扒皮抽筋,事情一結束就有多遠讓他滾多遠。

  沒想到現在竟然還跟他提這種要求,這可太不不符合常理了。

  魏言的腦瓜子可轉得夠快的,一下子就聯想到了很多種可能。

  比如說難道說是陷阱之類的?

  “主要是我等下還有點事,你還是讓金家的下人來接你吧,我先走了。”

  說著,魏言就毫不客氣的像泥鰍一樣逃走了,滑溜的簡直就像條泥鰍一樣。

  金惜雪反應過來想要拉住他的時候,魏言人都已經跑的沒影了。

  “我真是!該死該死該死!”

  氣憤的狠狠跺了幾下腳,金惜雪就仿佛想拿電梯撒氣一樣。

  不過這倒是始終不能改變那個男人竟然玩完她就把她丟在這里的事實。

  原本,因為一天下來的親密接觸,金惜雪還有想嘗試著接納魏言的想法。

  畢竟那種事情其實比她想想象中的還要舒服不少,雖然她是絕對不可能和魏言這條可恨的臭蛆談戀愛什么的之類的,但是有個長相還不錯的男人幫她過過癮,好像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

  主要是金惜雪本來就看著男人就煩。

  這次是迫不得已,如果不是的話,想讓她接受一個男人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的事情。

  也正是因此她也幾乎不可能去找魏言除外的第二個男人,所以才會產生那樣的想法。

  更何況如果和他發展成那樣的關系,金惜雪倒是不用再成天心驚膽戰的了。

  只是現在,她只想把這個臭男人扒皮抽筋!

  “本小姐發誓一定要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氣得直跺腳,可是想了想好像今晚她根本來不及對魏言做什么。

  所以想了想,她還是嚴謹的改了下口,“不對,是下個月的太陽才對。”

  這次之后,也算是讓她知道,魏言是為數不多知道她致命弱點的人的其中之一。

  以后她再想對付他,可就不可能以自己直接出面的方式了,這樣就導致計劃起來變得更加困難了。

  要知道,她的這個弱點,金家可是一直隱瞞得很好的。

  這點從她的哥哥金嘉澤都不知道她這個弱點就能看得出來。

  金惜雪壓根就想不通這點為什么會被魏言知道的。

  總之,還是先打電話讓管家過來接她吧。

  ……

  蘇清顏的公司樓下。

  駕著車,幾乎是卡著點準時來到了這里。

  抬起手看了看手上名貴的手表,正正好好十點五十五分,上到樓應該是差不多十一點了。

  開下車庫把車停好,打開車門,魏言還用后視鏡整理了一下著裝,這才慢悠悠的坐著電梯來到了頂層的總裁辦公室。

  伴隨則會電梯門叮的一聲打開,緩步走出電梯,推開辦公室的大門。

  某位傳聞中的冰山美女總裁,此時此刻就坐在她的辦公桌前,認認真真的握著圓珠筆寫著什么。

  如果魏言猜得沒錯的話,應該就是不久后發布會上,需要她確認的一些大小適宜了。

  因為蘇清顏似乎注意力很集中的樣子,魏言也就沒想著去驚動他。

  這種時候,如果魏言不抓住機會搞個惡作劇,那可就不叫魏言了。

  輕手輕腳走到走到蘇清顏的身后。

  身為頂尖的古武者,別說普通人了,魏言想要悄無聲息的的暗殺掉哪個頂尖高手,都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

  很快,他就靜悄悄的來到了蘇清顏的身后。

  以他的性格,做惡作劇這種事情,當然肯定是不正經的,邪魅的輕笑了一下,魏言直接從蘇清顏的身后,一把把什么給抓住了。

  憋住笑,原本魏言還在期待蘇清顏會露出什么反應。

  比如被嚇出一大跳,然后露出平時都看不見的有趣反應來。

  只是蘇清顏似乎比他想象中還要冷靜得多,被魏言這樣捉弄,她也只是身體輕輕的顫了一下,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胸口。

  但是似乎立刻就反應過來,是誰膽子這么大了,竟然只是瞥了一眼之后,就繼續面無表情的簽署起剛剛閱讀的文件來。

  “額……”

  這反倒是把魏言給整得有些不會了。

  “不愧是你,又刷新了我對你猥瑣的下限認知。”

  遠處沙發上,傳來一段有些嫌棄味道的女聲。

  這很顯然,并不是蘇清顏發出來的,第一時間沒看到別人,有些意外于這辦公室里竟然還有其他人,下意識的抬頭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是穿著一身漆黑皮衣的君伶,她正翹著一雙美腿靜坐在沙發上,幾乎和肌膚緊緊貼合的亮面漆皮,把她完美婀娜的身段勾勒了個淋漓盡致。

  很顯然,她仿佛知道魏言會來這里,所以是早早的就過來等他了。

  這是明明都已經被自己收服這么久了,可面對他還是這樣的態度,這倒是讓魏言稍稍有些不爽。

  女人這種東西,有時候果然就是欠教育。

  “你過來一下。”冷著臉,拉了張椅子在蘇清顏的身邊坐下。

  本來以為魏言見到她,第一句話應該是問她這大半夜的,還找過來到底有什么事情,可沒想到一見面,魏言竟然就讓她過去。

  這倒是讓君伶稍微有些整不會了。

  “你,你不問我是有什么事情找你?”

  感覺到魏言的不懷好意,一時間君伶都不由的有些緊張,不自覺的吞咽了下口水。

  “我知道你肯定有事情找我,所以你先過來一下,我也有事找你。”

  明明嘴角勾著笑容,可君伶卻沒能從著笑容里感受到一丁點的溫暖。

  不用說,以她在魏言手下干了這么久,培養出來的直覺來看,魏言肯定是要教訓她了,君伶當然不敢直勾勾的就過去了。

  “那個,我來就是想通知你一下,你好久沒回魔都了,曲夢筠似乎有點擔心你,已經開始打聽起你的下落來了,今天還去你家里,找了你父親一起吃完飯,兩個人還聊得挺開心的好像……”

  本以為,把自己想說的事情趕緊說出來,能稍微引開一些魏言的注意力。

  可誰知道魏言卻依舊只是冷冰冰的盯著她。

  “行,我知道了,明天我就會回魔都一趟,所以你過來。”

  嘴角勾著邪笑,魏言朝君伶勾了勾手指。

  他此時此刻臉上的笑容,在君伶看來簡直要多危險就有多危險。

  明知道是戶口,君伶當然是不可能就這么往上面撞的。

  既然都說完了,她也沒有理由留在這里了,略顯僵硬的搪塞了魏言幾句,她就想趕緊開溜。

  “那個,事情我也說完了,我忽然想起來我還有事情,我就先走了。”

  從沙發上站起身來,君伶拍了拍大腿上的灰塵,就像從辦公室的大門開溜。

  “今晚你要是就這么走了,你試試看。”

  “……”

  明明僅僅只是看上去微不足道的警告,可是卻讓君伶想動的身形直接僵硬住了。

  見識過太多魏言的厲害,她對此可絲毫不懷疑。

  上次被這個接近變態的男人,凍結在靜止的時空里,弄了個醉生夢死。

  那個體驗對君伶來說到現在都還是個陰影,身體除了有知覺以外,完全失去了操控能力,只能任人擺布,她絕對不想再體驗第二次。

  “行行行,我過來就過來,真是的這么兇干嘛。”

  立刻就轉變了剛才趾高氣昂的態度,君伶語氣都變得諂媚了起來。

  她有些后悔,她剛才到底在拽什么東西,逞一時口頭的爽快,到底有什么意思呀!

  為了避免等下被教訓的太慘,君伶走到魏言身邊,她也是十分懂事討巧的給魏言按起了肩膀。

  “呀,這就懂事了,怎么剛才還說我猥瑣來著?”

  說著,魏言直接就是毫不客氣的一把捏上了某物,略顯強硬的往下拽。

  雖然魏言并沒有用很大力氣,但畢竟是身體十分嬌弱的地方,還是不由的有些吃痛,君伶不得不受力彎下腰,最后乃至于要蹲下來。

  “哎呀,我剛才不是在夸你呢嘛,干嘛呀,古話說得好,一個成功的男人,不就是有瑣猥,有瑣不猥嗎?”

  一時間險些被君伶的話逗樂,魏言莫名覺得有些好笑,這妞這是在和他說冷笑話?

  “有所為是這個有所為?你們龍棺會的教育水平這么超前的嗎?”

  “噗……”

  不止魏言有些被逗樂,靜靜的聽著兩個人的對話,蘇清顏在一邊,都有些忍不住笑了出來。

  聽到笑聲,君伶不自覺的瞥了蘇清顏一眼。

  她跟人精一樣,又怎么可能會放過這樣一個轉移仇恨的機會。

  “魏少爺!你看她笑你!”

  只是君伶明顯有些沒料到的是,剛才原本還保持著看戲的態度,她這話一說出來,也把蘇清顏惹得有些不爽了。

  “怎么你手底下還有個這么不懂事的家伙。”

  雖然沒有明說,但很顯然,蘇清顏這話就是在暗示魏言要狠狠的教訓君伶。

  本來魏言還以為蘇清顏在旁邊,他想教訓君伶,但是卻有所顧慮束手束腳的呢。

  現在聽到這話,相當于是得到了許可,魏言也就沒有這么多顧慮了。

  “非常抱歉蘇總裁,我也沒想到她這么不看場合,我這就好好收拾她,希望不會影響到我們之間的合作關系。”

  “明明作為手下,卻這么不懂規矩,這變相說明了魏公子平日里管教的疏忽,連自己的手下都管不好,這樣可很難讓我對我們之間的合作保持信任關系。”

  “放心蘇總裁,沒有下次了,你要相信我對待我們兩人之間的合作關系,絕對不會像管理手下一樣疏忽大意的。”

  兩個人就這么一唱一和的交談著。

  越說,魏言嘴角的笑容也是越發變得陰森了起來。

  聽著兩個人的雙簧戲,君伶只覺得背后有些發毛。

  救命這兩個人簡直就是天生一對。

  “聽到了沒有,現在立刻馬上,過來這邊。”

  語氣嚴肅的指了指自己跟前辦公桌下面的位置,魏言的意思很顯然就是讓君伶鉆進去。

  雖然不是很情愿,也不知道魏言到底是想干嘛,但畢竟她自己不服軟魏言肯定就得讓她長長硬家伙,所以干脆還是識趣點了。

  有些屈辱的跪下,動作緩慢的爬進了桌子底下,一下子君伶的神態都變得有些幽幽怨怨的。

  “接下來的事情還要我教你嗎?”

  坐在辦公椅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桌底下的美人。

  他這話,說實話都把君伶有些整不會了。

  “不是……你這把我往火坑里推是吧!”

  視線不斷在蘇清顏和魏言之間來回跳躍,君伶又不蠢,她當然能明白魏言是什么意思。

  可是哪有這樣的,私底下兩個人的時候也就算了,現在蘇清顏還在旁邊,要就這么下去,蘇清顏不得弄死她啊?

  “你這話說的,你做錯的事情,我給你點教訓而已,讓你下次不要再犯這個錯誤,怎么是把你往火坑里推?”

  邊說著,魏言還輕笑著看向了一旁的蘇清顏。

  “是的,既然是魏公子教訓手下,那我自然沒有意見。”

  邊繼續簽署著文件,蘇清顏邊回答著。

  只是十分明顯的,意識到魏言想干嘛,她說這話的時候嘴角都開始抽搐起來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木魚花ovo的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