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 第275章 不屑于這么做
  “魏言哥哥,你還真是貼心呢~”

  玉手輕輕捧著臉蛋,曲夢筠一雙沒有帶著一點笑意的美眸,彎成了月牙,她很明顯,就是學著剛才寧月舞說話的樣子,只是明明是一句夸贊的話語,從曲夢筠的嘴里說出來,就變得陰陽無比。

  “沒,沒有的事……什么叫貼心啊,我魏言最不擅長的就是貼心了。”

  魏言可算也是明白了,這丫頭到底為什么忽然想毒死他了。

  感情是吃醋剛才他幫寧月舞做的那些事情了。

  可是魏言這回是真不懂了,他就是知道曲夢筠在旁邊,所以沒有敢做什么過火的事情。

  甚至連和寧月舞的肢體接觸,都少得可憐,他是刻意控制著自己不去碰寧月舞的。

  可是就只是幫個小忙而已都有問題?

  要知道如果是平時,剛才魏言絕對是托著寧月舞的屁股,讓她自己把魚肉放進蒸籠里,而魏言還會非常不老實的狠狠揩油的好吧。

  “看的出來,畢竟言言平時就很少對我做什么貼心的事情呢,不過有一句話說得果然沒錯,男人會為一個喜歡上的女人做出轉變,只是很可惜那個人好像不是我。”

  語氣陰沉沉的說著。

  邊說,曲夢筠還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來了一大堆的內臟,魏言粗略看了一眼,上面好像有豬心,豬肺,豬腦之類的,還血淋淋的,明顯就是新鮮的,只是看上去多少有那么點恐怖了。

  “喂喂喂你這鍋不是海鮮湯嗎?”

  很明顯,見到曲夢筠一把一把的把內臟往鍋里扔,魏言已經驚呆了,眼珠子都快從眼眶里蹦出來了。

  也不知道為什么,明明都是些能吃的東西,并且如果是下人送來魏家的,那必然是世界上一等一的食材。

  可是這些優質食材通通搞在一起,莫名竟然讓魏言產生了有種想反胃的感覺。

  “呵,言言竟然都不否認了,言言甚至都不否認了是嗎!”

  雖然原本就是在鬧別扭,曲夢筠當然知道,魏言壓根就沒有像她說的那樣。

  但是否認還是得否認一下的吧!

  她不就是想讓這個臭男人哄哄她,表現得稍微關心她一點嗎?

  結果現在他的重點竟然全在這鍋湯上面。

  “既然你這么在意這鍋湯,等下一定要喝多一點哦~”

  語氣一下子就變得更加冰冷了。

  曲夢筠皮笑肉不笑的樣子,簡直就好像是在策劃著等下把魏言埋在哪里一樣。

  最理想的方式應該,應該是直接肢解以后在院子里的各個地方分別埋一塊,這樣的話無論以后她到哪里去散步,都有魏言的十幾分之一陪著她了呢~

  “不是你在想什么危險的東西。”

  背后莫名有點發涼,一時間從曲夢筠身上感受到的危險,魏言竟然覺得比這口鍋還要濃厚的多。

  “你都往湯你家內臟了,那我的注意力不在湯里還能再哪里,而且有什么好否認的,而且你還不了解我嗎?凈在這里瞎扯。”

  邊說著,魏言現在腦子里想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要怎么才能把這口鍋里的東西給倒進下水道去。

  原本如果只是單純的海鮮湯,加了點墨汁,才導致品相難堪了那么一點。

  吃還是能吃的,又或者說,吃了還不至于死人。

  那曲夢筠又加了內臟之后,這就妥妥的變成了生化武器了啊!

  從來就沒有聽說過有人把豬又或者是牛還是羊的內臟,和海鮮一起豬的。

  本來內臟就有種比較腥的臟器味,海鮮又有海鮮的腥味,腥上加腥,還沒見到曲夢筠往鍋里丟蔥姜蒜去腥。

  這一口下去怕不是能直接把人腥暈?

  明顯就是有些說不過魏言,畢竟她這鬧變扭的小把戲,可太容易被揭穿了,完全就是一眼能看穿的程度。

  畢竟也不是一開始完全不熟的時候了,兩個人對彼此之間也太過于了解了,變扭有點鬧不下去,曲夢筠也只能跺了跺腳發泄自己的不滿。

  “我不管我不管!”

  “你不管什么?”

  “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不管!”

  像是大街上想讓自己媽媽買玩具的小朋友一樣,媽媽不肯買,他就在街上撒潑。

  這把魏言一時間都給整無語了,多大人了啊這,還當自己是小孩子呢。

  沒什么好說的,扯了扯曲夢筠的小耳朵。

  他倒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拿起了那口鍋就倒到了一邊的洗手池里去。

  “啊!你干嘛!”

  畢竟是自己親手研制出來的生化武器。

  雖然曲夢筠也知道這玩意肯定是不能吃的,但是魏言都還沒有經過她的同意,就把她的杰作給倒了,她肯定是不愿意的好吧。

  “我干嘛,你干嘛才是,這東西你不會真打算留著吧?”

  “為什么不能留著,本來就是用來懲罰你的。”

  “所以你打算怎么懲罰我?等下端到飯桌上去,然后給我盛?你還真不怕被我爸看到?對你的印象分怕是稀里嘩啦的掉精光吧。”

  “……”

  這一下子,似乎明顯察覺到了魏言話語里的道理,曲夢筠被魏言的說法整沉默了。

  這還算是魏言提醒她了,不然她還真打算這么做。

  所以下次懲罰魏言,一定要記得是在私底下。

  比如在廚房就讓他喝完!

  “切,這次就勉為其難的放過你吧。”

  冷哼了一聲,臉蛋別到一邊去,曲夢筠心里的氣顯然還沒有完全消掉的樣子。

  “至不至于姐姐,我不就幫人放了魚肉上蒸籠,她又夠不著,有什么辦法?”

  有些無奈的叉著腰,魏言翻了個白眼。

  “她夠不著不會自己搬凳子?你后○我的時候我不夠高你不是給我搬凳子來的?怎么不做變態的事情腦子就不會轉了是吧?”

  “……?”

  正個人的動作一時間都好像被冰凍住了一樣,魏言很明顯有點被曲夢筠這話聽傻了。

  不自覺的回頭看了眼那道站在蒸籠旁邊的倩影。

  四肢完全就是一動不動的樣子,一時間,寧月舞仿佛中了美杜莎的石化。

  理所當然的,曲夢筠當然也注意到寧月舞的反應了。

  倒不如說她就是故意的,如果寧月舞不在她還就不這么粗鄙了呢,但效果真是顯而易見的有效呢。

  “哼哼~”

  得意的笑了笑,狠狠的打擊到了自己的情敵,曲夢筠恨不得現在就把鼻子翹到天上去。

  這個天底下,就沒有什么事情是比擊潰情敵更讓人痛快的了!

  雖然她現在還沒有擊潰,但畢竟是大優勢,還是值得開心下的。

  “那下次我不搬了,讓你一直踮著腳,累死你。”

  嘴角都不由的抽了幾下。

  這家伙真是無時無刻都在挑戰著寧月舞的底線,魏言真是怕她們會忽然又因為什么小事情打起來。

  趁著寧月舞背著身,看不到這邊的情況,魏言也是狠狠的掐了一把曲夢筠柔嫩的臀部,疼得她是一下子笑都笑不出來了,差點沒有在魏言的跟前跪下。

  只是很顯然,曲夢筠雖然皮嬌肉嫩的,但卻一點都不畏強權,反而還能轉頭挑釁曲夢筠。

  “聽到沒有言言要累死我!”

  “……?”

  這都能被利用?魏言屬實有點沒有想到。

  沉默了好久好久,寧月舞都沒有回話,就一直這么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這一下子,搞得魏言都有些心慌慌的。

  差不多過去了有個一分來鐘,她嬌小的身子才緩緩哽咽了起來。

  “聽到了,怎么樣嘛!累死你了他就是我的了!”

  明顯有些被刺激到,寧月舞話語間都帶有些哭腔。

  畢竟是自己從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馬,就好像是自己最喜歡的玩具被人搶走了,肯定是不可能不委屈的。

  但是又有什么辦法呢。

  只能怪她自己的選擇出問題了。

  明明就是她先來的,但凡她從前,稍微主動一點,先一步占據魏言內心的都肯定是她,而不是這個來路不明的女人。

  都是因為她小時候自卑,畢竟小時候也還沒長開,也不會打扮,還沒有現在這么好看。

  而反觀魏言,幾乎是從小帥到大,家境又好,幾乎是她高不可攀的存在。

  雖然外人都在傳他的品行不怎么好,但寧月舞才不在乎那些,又或者說她知道魏言哥哥其實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因此她從小都覺得自己配不上魏言哥哥,就想著等自己變優秀了,再告訴魏言哥哥自己一直喜歡她的事情。

  結果就是跟著師傅一路努力學習醫術,導致和魏言哥哥之間的關系越來越遠……

  每次,每次她都是想著,再堅持完這最后一段時間,就能成為配得上自己心愛的男人的女人了。

  然而結果卻是……她被別的女人搶先一步了!

  “那你可得慢慢等……”

  原本,曲夢筠是還想說些什么,繼續嘲諷寧月舞的。

  她可不是什么心地善良的女人,既然已經有那么一點破壞了寧月舞心理防線的痕跡了,那曲夢筠當然是選擇毫不猶豫的乘勝追擊了。

  只是很可惜的是,寧月舞并沒有給她這個機會。

  用手腕抹了抹眼角的淚痕,她就一股腦的往廚房外跑去了,精致就跑出了大廳,跑向了魏家的花園。

  “月舞……”

  下意識的,魏言當然是想追出去的。

  畢竟是自己的青梅竹馬,雖然寧月舞從來沒有說過喜歡他,但是這個從小就一直愛跟在自己身后的小跟屁蟲,總是像一團火苗一樣炙熱,魏言又怎么可能會感受不到。

  以魏言這性格,一直沒有對寧月舞出手的想法,也單純的只是因為關系太好了,不想嚯嚯了這么好的一個女孩子罷了。

  “不許追!”

  一把把魏言的手腕給拉住了,似乎早就料到了魏言會有追出去的想法,曲夢筠當然是不可能會給那個機會的。

  “唉……”

  幾乎是預料之中的結果,魏言也知道追肯定是追不出去,剛才的事情不過都只是本能行為而已。

  “現在她人都被你氣跑了,你滿意了沒有,再怎么說月舞也是我的青梅竹馬,在我眼里她已經跟我妹妹差不多了,差不多就行了吧,少點欺負人家。”

  回過頭去,注意力重新回到那口沒到完湯的鍋里。

  一想到以后這樣的日子,對于魏言來說就是家常便飯,他忽然就有種頭暈的感覺。

  只能說賺積分一時爽,女主們撞上就是火葬場。

  “如果她對你沒有想法的話,我干嘛要欺負她,明明就是她挑釁我在先的。”

  完全沒有一點服氣的樣子,曲夢筠嘟著小嘴。

  雖然和寧月舞的作戰,她完全可以說是大獲全勝了,但此時此刻她的心里,卻沒有任何一點開心的感覺。

  人總是會因為本能,去同情弱者,去同情弱勢的一方。

  而哭泣就是弱者才會展現出來的情緒。

  明明她也沒有做什么,她只是很普通的說了一句拌嘴的話,可之前還可她吵得不可開交,吵不過就開打的寧月舞,竟然就因為那樣一句話哭了。

  明明本根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這樣一來的話,自己不就變成了其他人眼里的大惡人了嗎?

  “真的太狡猾了……”

  越想,曲夢筠似乎就覺得越發委屈了。

  低著頭,拳頭死死捏緊,原本白皙的小手,都因為太過用力而慢慢的變紅了。

  她的眼角,也開始不自覺的,就慢慢泛起了淚光。

  曲夢筠可一直都是個挺堅強的女孩子來著。

  畢竟從小就沒有父母,無論是一個人上學,還是電閃雷鳴的夜晚,她都是這么一個人過來的。

  她的小時候,她的童年,很多事情說出去,都或許能博得外人許多的同情,但即便如此,小時候的曲夢筠也一滴眼淚都沒有掉過。

  可現在,竟然也僅僅只是因為這點小事,她就……

  “我才不屑于用這種弱者的卑鄙手段呢……”

  原本,她是同樣可以和寧月舞一樣,稀里嘩啦的就哭個一塌糊涂,這樣那個施暴者的罪名就扣不到她的頭上來了,畢竟施暴者是不會掉眼淚的。

  只是,曲夢筠卻不屑于這么做。

  畢竟她才不是弱者。

  趕緊用手腕趕緊抹了抹眼角的淚珠,曲夢筠輕哼了一聲,又好像一個沒事人一樣站在了一邊。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木魚花ovo的反派?開局搶婚反被女主拿下了!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