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侯門娘親偷聽心聲殺瘋了,我吃奶躺贏 > 第三百一十二章 鎮國公受了重傷

“藥?”

江傲江令儀同時看向了江挽清。

便是異口同聲的問道:“什么藥?”

江挽清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便說道:“我怕太醫院的人檢查不出來什么,所以…給爹下了毒藥。”

江令儀江傲二人一時語塞。

過了許久,江令儀才說道:“我還以為…母親先前沖著我點頭,是所有事情都準備好了,我想到了賄賂太醫,也是沒想到,你們真的給爹下藥…”

柳茵茵適時地說:“可是江郎,你也看到了,來了那么多的太醫,怎么可能一個一個地去賄賂呢?”

江傲沖著江挽清舉起了大拇指:“不愧是我妹妹!”

江挽清呵呵笑著,這也不知道是夸獎的意思,還是嘲諷的意思。

江挽清便又看向國公夫人:“娘,你放心,我給爹這就喂了解藥便好了。”

說罷,江挽清瞥了莫語一眼。

莫語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小瓷瓶來,遞給了江挽清。

江令儀見是莫語給的藥,便一切都明白了,

莫語先前還是自己給江挽清的。

莫語除了武力值高,醫術也是不錯的。

江挽清接過了小瓷瓶,走到了床榻邊。

從小瓷瓶里面取出了一粒藥丸,直接喂進了國公大人的口中。

不一會兒,國公大人的臉色,果然好看了一些。

國公大人努力地扯出了一個笑容來:“好了,夫人,你看我是不是已經好很多了?你先去廚房讓人準備菜肴吧,這里有孩子們呢。”

國公夫人點了點頭。

正準備離開,便又讓江挽清喊停了下來。

柳茵茵攙扶著國公夫人,便看向了江挽清:“妹妹還有什么事情?”

江挽清將懷里的小小遞向了國公夫人:“娘,小小便交給你抱會兒吧。”

【娘親又要丟下我!】

【哼!到底有什么秘密不想讓小小知道的嘛!】

江挽清看著懷里的小小,露出了一絲愧疚的眼神來。

若是小小留在這里,待會兒自己同大哥二哥說起表姐的事情來,小小可不就會知道,自己的心聲被偷聽了。

國公夫人倒是開開心心地接過了小小:“好,我一定照顧好小小。”

江挽清知道,水韻蘇嬤嬤還在門外,若是知道小小離開,定然會護在其身后,所以江挽清但也能放心小小短暫地離開自己的視線。

等國公夫人同柳茵茵離開之后,他們的丫鬟也跟隨在其后。

如今,屋子里只剩下鎮國公同江挽清,還有江令儀江傲和莫語了。

沒有了旁人,門也被莫語關上了。

下一秒,江挽清一行人連忙上前了幾步,圍在了鎮國公面前。

江挽清將國公大人扶起,直接伸手,便是想要扒去對方的衣裳。

這給國公大人嚇的,立馬紅了耳朵。

呵斥了一聲:“挽清!雖然說將你放在邊城養了幾年,讓你沾了那邊的習性,可你也不能扒你老爹的衣服啊!你要知道,你是女子,我是男子!”

江挽清紅了眼睛,便問道:“爹,你還想隱瞞什么啊!莫不是,真的想要原地去世不成!”

國公大人狐疑地看了江傲一眼。

江傲深深吸了一口氣,便說道:“爹,大哥和小妹已經知道了,不必隱藏著了。”

說著,江傲便是將江挽清拉去了一旁,自己動手幫著鎮國公褪下衣服。

鎮國公瞪了江傲一眼:“你同你大哥小妹都胡說了一些什么!”

江傲一臉委屈:“爹您說的,以后家里我們都要聽大哥的話,大哥是家里的主心骨,那那些事情,就自然不能瞞著大哥啊。”

不等國公大人回話,一旁的江挽清冷哼了一聲:“爹又何必瞞著我們?有什么事情,我們家子一起面對便是!”

國公大人垂下了腦袋:“我只是不想你娘擔心。她啊…可難哄了。嘶!能不能輕點!”

國公大人瞪了江傲一眼。

江傲抿了抿唇,沒有回話,只是臉色有些難看起來,眼中還夾雜著一絲擔憂。

鎮國公府的后背上,包裹著的厚厚紗布,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遠遠地聞著,便是有濃重的血腥味。

江挽清臉色亦是不太好看:“傷口又滲血了,得打開在重新包扎。”

說罷,江挽清又看向了莫語:“你這里還有沒有止血藥?”

莫語點了點頭,從懷里又掏出了一個小瓷瓶來。

江令儀也從一旁取來了剪刀。

江傲接過剪刀,將鎮國公身上的衣服剪開來,又小心翼翼地剪開了紅色繃布。

原本的白色繃布,已經被鮮血全部浸染了。

而那繃布之下,一條三十公分長的刀痕,幾乎劃傷了鎮國公的整個后背來。

傷口也很深,隱約快要看到肉下的骨頭了。

江挽清紅了眼:“我定然要那些讓父親受傷之人,千倍百倍地償還!”

江令儀好看的眉頭亦是蹙了起來,他也沒有想到,父親的傷勢,竟然會這么嚴重。

便又從一旁取來了新的醫藥箱子來。

鎮國公是武將,受傷也是難免的。

所以屋子里,都已經習慣準備上一個醫藥箱了。

等江傲清理好了之后,江挽清將手中瓷瓶里的止血粉,都倒在了傷口之上。

好在莫語的藥,還是十分的有效果的。

白色粉末才倒了上去,那血便至極止住了。

江令儀又從醫藥箱里,取來了干凈的白色繃布,正準備包裹起來。

一旁的莫語見此,連忙打斷道:“大公子不可!”

眾人都看向了莫語。

只聽莫語解釋著:“這個傷口太深了,若是直接用白色繃布纏上,怕是也容易崩壞傷口。”

江挽清便問道:“要如何?”

莫語上前了一步。

從醫藥箱里取出了針線來。

看著眾人,便開口道:“得先縫住傷口。”

江挽清看向江令儀:“莫語好歹是學過一些醫術的。”

江令儀聽聞,便將自己的位置讓給了莫語。

莫語又取來了一些麻沸散,給鎮國公用上。

等藥效上來,她便開始一針一線地縫合傷口了。

而后,又熟練地替鎮國公包扎。

江挽清此時,才又看向了江傲,便問道:“我不是同你囑咐過了麼,也給爹安排了一些暗衛,為何爹還中招了?”

不過,比起上輩子死在那場戰役中,這輩子能活著,江挽清已經是覺得萬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