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婚禮上,老婆表白她的白月光 > 第54章 你離不開江寧

9,江寧也是血氣方剛的小伙子。

一個風韻猶存的女人,坐到他的懷里,他很難把持得住。

小朋友瞬間抬起了頭,頂著魏青梅。

“哎呀。”

魏青梅柔弱地呢喃了一聲,臉色更加紅潤了。

她能感受到江寧的力量,那種力量沖擊著她,讓她意亂情迷。

她順勢雙手摟住江寧的脖子,眼神迷離地說道:“你知道嗎,這些年一個人走過來,真的很辛苦。”

“我理解。”江寧誠懇道。

上一世他被感情所傷,這一世的江寧,對待男女之情已經不會再那么單純死板。

她也順勢摟住魏青梅的腰,將魏青梅柔軟的身體扶正,雙手順著魏青梅的后腰向下滑去。

“啊!”

魏青梅只覺得渾身如同火燒一般,雙手扶住江寧的面頰,主動地便要吻上去。

然而這時,門口傳來開門聲。

“媽,我回來了。”

這一聲,瞬間讓二人酒醒了大半。

急忙停下手上的動作。

魏青梅從江寧身上下來,整理了一下頭發,繞過屏風來到門前。

“小寶,你今天怎么回來得這么早?學校不是補課嗎?”魏青梅紅著臉問道。

“哦,補課老師生病了,今天補課班放假。”小寶將鞋子放到鞋架上,鼻子嗅了嗅:“什么味道這么香?媽我好餓啊!”

他直奔餐桌就去了。

“哈嘍!”

江寧坐在餐桌前,微笑著朝小寶招了招手。

“江哥?”小寶有些驚訝。

魏青梅急忙追上來說道:“江先生之前救了你,為了感謝人家,我特地請過來吃頓飯。”

“哦哦!”小寶禮貌地說道:“謝謝江哥。”

“不客氣,快吃飯吧,鍋里還有菜,新鮮的。”江寧道。

被小寶這么一沖撞,二人也是有些尷尬。

回想剛才一幕,甚至有些難以相信。

如果不是小寶回來,二人此刻已經深入交流了。

“魏姐,我吃飽了,咱們說說PPT的事吧!”

江寧穩了穩心神,打開電腦。

“好!”

魏青梅認真的看著電腦屏幕,逐字逐句地推敲起來。

本來她想著,就是簡單的指點江寧一下,江寧能不能上道,全看他自己的能力和悟性了。

但現在,她可不這么想了。

她恨不得幫江寧把PPT全部做好,讓他馬上中標。

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探討,終于將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

江寧長出一口氣:“魏姐,辛苦你了。”

“別客氣。”魏青梅捋了捋稍顯凌亂的頭發,嫵媚一笑:“后面對光大項目還有什么不確定的,都可以來找我。”

“謝謝!”江寧收起電腦,“時間不早了,我就先回了。”

“我送你。”魏青梅溫柔起身。

“不用了魏姐,人多眼雜。”江寧微微一笑。

魏青梅也一下反應過來,自己再怎么說,也是單身女人,讓街坊鄰居看到不好。

如果讓招標的其他公司知道這事,更是會借題發揮。

她感慨江寧想得周到,便笑了笑:“好的,那你慢走。”

江寧出門打車回到住處,心中也徹底平靜下來。

他難以置信,幾個小時前,自己差點把那個光大項目的決策者,那個雷厲風行的女強人壓在身下。

看來,這一世自己是開竅了。

對待女人和感情,已經不會像之前那么拘束了。

同時他也很慶幸,沒有與魏青梅發生關系。

畢竟,自己還是處子之身,第一次就這要交代了,多少有點虧。

一邊胡思亂想著,江寧坐在沙發上竟然沉沉地睡了過去。

......

一晃幾天過去。

這幾天里,所有競爭對手都在為了光大的項目不停地奔走。

林氏貨運盡全力在拉攏興邦物流。

但興邦的老板娘單春雨根本不理會。

林峰這幾天也找楚蕭然道了歉,單獨談了幾次,關系有所緩和。

可二人也不像之前那么親密了。

主要是楚蕭然態度冷淡了許多。

這天,楚蕭然約了金美喚出來吃飯。

這是金美喚赴南韓做練習生后,二人第一次見面,以往都是視頻電話聯系。

“美喚姐,你比以前更漂亮了。”楚蕭然感嘆道。

金美喚身高一米七二,上高中那會兒就是校內知名女神,追他的人能排滿整條走廊。

經過幾年練習生培訓,如今的她,氣質更顯得成熟,身材也更有女人味,舉手投足間十分有氣質。

毫不夸張地說,她往大街上一站,回頭率百分之九十九。

剩下的一個沒回頭,有可能是盲人。

“蕭然,快別調侃我了,漂亮不能當飯吃。”金美喚淡笑了一下。

二人很熟絡地在一起講起了小時候的事,不時開懷大笑,引得周圍的人不斷朝這邊看過來。

一通歡樂過后,楚蕭然面露正色道:“美喚姐,今天約你出來,一是我們姐妹很久沒見了。第二,我有一些理不清楚的問題,想讓你給點意見。”

“感情上的事吧?”金美喚看都沒看就扔出一句。

“對!”楚蕭然道:“我現在似乎是失去愛一個人的能力了,我對林峰仿佛提不起興趣。但我知道,我心里應該還是喜歡他的。”

“不見得。”金美喚抬眸看了楚蕭然一眼,“你只是在強行地給自己扣帽子,不肯接受一些現實而已。

“什么現實?”楚蕭然皺眉。

“你陷入了曾經幻想的自我認知之中,鉆進了牛角尖。”金美喚篤定地說道:“而現實是,你離不開江寧。”

“瞎說!”

楚蕭然白了金美喚一眼。

金美喚雖然大她兩歲,但仿佛人生閱歷卻大她一大截。

往日有想不通的事情,楚蕭然都會咨詢金美喚。

金美喚也總是能讓她醍醐灌頂。

但今天金美喚說的,她不贊同。

又或者說,她不是很理解。

我現在離開江寧又怎么了,雖然一堆爛事,但我不也好好的活著嘛!

金美喚見此,也不再勸說。

有些事,只有自己真正體會,才會頓悟。

“對了,說到這,我今天有件事需要你幫忙。”金美喚道。

“什么事?”

“關于江寧......”

金美喚話說到一半,觀察起楚蕭然的臉色。

果然,楚蕭然一驚,放下筷子看向金美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