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禁止相親薄總夜夜跪地求名分應如愿薄聿珩 > 第245章 這是應如愿從薄聿珩那兒學到的

/小亭子立在花園的中間,應如愿憑著記憶,沿著回廊找了過去。

廊下每隔一米就掛一盞燈籠照明,橙色的燈光下,少女的鵝蛋臉被照出幾分冬夜的暖意。

她長發挽著,露出的耳垂和脖頸有些粉,近看像個精致的瓷器,而身上的黛色旗袍,又令她遠看也如一枝含苞待放的花。

二夫人已經在亭子等著,她冷眼看著應如愿小跑著過來。

等她走近了,就冷笑:“憑著一張臉爬床成功就耀武揚威的小賤人。”

應如愿抬頭,眼睛有種既勾人又無辜的感覺。

二夫人咬牙:“你不會真以為自己可以當薄聿珩的妻子吧?別說老太爺和大夫人絕對不會同意,就說薄聿珩自己,也絕對沒有娶你的意思,你充其量只是一件暖床的工具!”

跟著薄聿珩久了,應如愿也學會他那種,不把眼前的東西放進眼里的輕笑。

“我知道二夫人被我威脅,十分生氣,但又拿我沒辦法,只能試圖在嘴上扳回一城,我不生氣。”

無能狂怒就是這樣。

應如愿隨她的便,走進亭子,環顧周圍。

深夜的園子,除了走廊的燈籠,其他角落都是靜謐且黑暗。

她們傍晚逛園子的時候,燈光比現在亮,花草樹木很有意境,而凌晨兩點,光線影影綽綽,園藝也被扭曲成了詭異的形狀。

乍一看,還真有薄聿珩說的“孤魂野鬼”的味道。

二夫人確實是氣不過:“我問你,祈震在深城更衣室非禮安秣的事,就是你設計對不對?薄聿珩包庇你了對不對?”

應如愿不可能授人以柄,就算這里只有她們兩人,也不會把實話說出來。

“我以為二夫人約我見面,是想清楚了,要告訴我,我想知道的事,早知道你是來問我問題的,我就不干巴巴坐等到兩點了。”

她轉身就走,一點兒都不拖泥帶水,“有這個時間,我還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讓二哥體驗飛來橫禍的感覺?”

二夫人倏地站起來:“應如愿你給我站住!”

應如愿打了個哈欠,懶懶地說:“二夫人,我真的困了,專家說熬夜等于慢性自殺,耽誤別人的睡眠等于蓄意謀殺,你如果還沒想好要告訴我什么,那就別犯罪了。”

二夫人氣得一噎,用力平復了兩下呼吸:“我不知道要從哪里說起……你自己問!”

應如愿回頭,看她的臉色還是愿意說的,這才重新走回亭子,坐下。

想了想,問第一個問題:“你出于什么目的對我媽媽下毒的?”

一個一個來,先上一道開胃菜,這個問題也困擾她好久。

不曾想,二夫人卻皺眉反問:“下毒?什么下毒?”

“到現在還裝聾作啞,就沒意思了吧二夫人。”

二夫人瞬間拔高了音量:“我沒有做過那種事!我只是推了她一把,那也不是沖著她去,主要是為了引你上鉤,除此之外,我沒有害過吳清蓮一星半點。”

應如愿看著她的臉,她激動的表情倒像是真的受了冤枉。

她也瞇起眼:“我們剛進薄家沒多久,我媽媽就開始夜夜失眠,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有流產的征兆,因為有人在她的飲食力投毒……你每天約我媽媽在花園里散步,準備好水果和點心,難道不是在里面下了安非他命,想讓她流產,害她精神分裂?”

二夫人倏地往前一步:“我甚至都不知道“安非他命”是什么東西,我帶她在花園散步,只是閑著沒事,找個人聊天打發時間而已!”

應如愿:“……”

二夫人生怕她不信,掰著手指頭跟她數:“偌大的老宅,我還能找誰聊天?老太爺?大夫人?大夫人跟我一向是表面和平而已,三夫人又是交際花,每天都有場子,我除了跟你媽,也沒有別人可以聊了。”

應如愿:“……”

她一直以為,下毒的人就是二夫人。

因為吳清蓮中毒,二夫人就在老宅好好的,而二夫人一旦生病、出事、被回娘家,吳清蓮就安然無恙,時間線非常吻合。

但二夫人這會兒竭盡全力證明自己清白,又顯得特別真。

“我有三個孩子,都已經長大成人,薄漢霖又已經死了,我跟你媽都是寡婦,我有什么必要害一個還沒出生的孩子?啊?無論是那個孩子還是你媽,對我都不構成威脅,我為什么要害人給自己找麻煩埋隱患?是嫌自己的日子過得太順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