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南小姐別虐了沈總已被虐死南淺沈希衍 > 第241章 沈希衍派你來的吧

做夢!”

慕寒洲抓著她的手,一把將她推回沙發上。

隨后十分厭惡的,從桌上抽出幾張紙巾,拼命擦拭指腹。

看到他這副樣子,榮慧嘴角揚起一抹不屑的冷意,隨即又笑著,坐直身子。

“慕總,咱們都是商人,沒利可圖的交易,誰會做呢,你說是吧?”

言外之意,不離婚、改娶她的話,她是不會入駐華盛,幫他度過難關的。

聽明白的慕寒洲,冷著臉,將擦完的紙巾,扔進垃圾桶里,再抬起陰冷的眸子,凝著榮慧。

“沈希衍派你來的吧?”

利用共有債務逼迫他離婚不成,就派個這樣的妖艷貨色來誘使他離婚,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對于這樣的手段,慕寒洲厭惡極了,連半分面子都不給,直接冷聲道:

“你回去告訴他,他越是想要我的妻子,我越不給,讓他死了這條心吧!”

榮慧倒是沒想到,慕寒洲還挺聰明的,這么兩下就知道她是沈希衍派來的,還真是有點難對付。

不過……

她再次起身,踩著高跟鞋,一步一個扭腰,重新走到慕寒洲面前,再雙手環胸,仰望著他。

“還有兩天時間,你的集團會被退市,巨額債務,也會隨之而來。”

她用手指卷著自己的頭發,一邊慢慢玩著,一邊漫不經心,分析利弊。

“到那個時候,你會被銀行、項目方追債,包括你的妻子,也要背上同等債務。”

說到這,榮慧又往前一步,踩住慕寒洲的皮鞋尖,掂起腳尖,往前靠近。

等涂著鮮艷口紅的唇瓣,快要貼到他的薄唇上,這才笑著循循善誘。

“你如果真的愛她,那就應該為她謀一條出路,而不是把人捆在身邊,讓她跟你一起受罪。”

說著,榮慧的纖纖玉手,又放到慕寒洲的胸膛上,輕輕的,用指尖,點著他的肌肉。

“跟我在一起,我能讓你快活,還能保住你的集團,你的前妻也不用受罪,多么有利的事啊,怎么還不愿意呢?”

慕寒洲垂下眼眸,睨了眼榮慧后,再次抓住她的手,把人推了開來。

“你是沈希衍派來的人,就算是保不住集團,背上巨額債務,我也不會跟你合作。”

被人兩次三番推開,榮慧也不生氣,反倒直接側躺在沙發上,露出一雙白璧無瑕的美腿。

她一邊用手指,摸著自己大腿側面的肌膚,一邊眼波流轉的,勾搭慕寒洲。

“慕總,你想清楚喔,你不跟我合作,不僅要背上巨額債務,還會因還不起債,而被送進去。”

“到那時,你住在牢里跟一群男人玩過家家,而司先生呢,他想怎么要你的妻子,就怎么要。”

說那么多,只有后面這一句,戳到男人的肺管子,叫他的臉色,頃刻間陰沉下來。

可榮慧說得沒錯,兩天之內,要是保不住集團,他一定會因債務問題被送進去。

就算債務方不起訴,沈希衍都會動手腳,屆時,別說陪她四個月,四周都無可能。

眼下情況,只有順勢而為,先保住集團,把債務清空,他才有機會留在她的身邊。

否則他在牢里,她在外面,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談何陪她、又談何救她?

但離婚,他又不愿意,因為他清楚黎初的性子,一旦離了,她就會直接離開,連半點陪伴機會都不會給。

可不離婚,榮慧就不會入駐華盛,無人入駐,集團就會保不住,她會背上巨額債務,他自己也會被起訴進去。

這儼然成了閉環,而這個閉環,就是沈希衍的最終目的。

為了逼他做一個選擇,一個是沈氏重要,還是南淺重要的抉擇。

或者說,一個不論前進,還是后退,都讓他無路可走的選擇。

因為,如果南淺重要,那么他就會選擇離婚,不讓她跟著自己一起受苦。

如果沈氏重要,那么他也會選擇離婚,改娶榮慧,保住集團。

所以,與其說是選擇,不如說是,把他的后路都堵死了。

只剩下離婚這條路,可以供他走,如不然,永遠沒法改變現狀。

不得不說,到這種地步,慕寒洲已然跑不出沈希衍的手掌心。

只能按他的計劃走下去,否則人財兩空,一無所有。

慕寒洲被逼成這樣,還挺煩躁的,卻沒有表露出來,只是冷著臉,瞥向榮慧。

“榮總的提議,我不會考慮的,請回吧!”

糾結猶豫那么久,分明是在權衡利弊,會權衡利弊的人,是很容易動搖的。

見識過形形色色男人的榮慧,也就不急于這一時,瑩白玉手,拎起包包,緩緩起身。

她扭著小蠻腰,一搖一擺,走到特助面前,笑著點了點他手里的合同。

“小帥哥,合同就先放你這里,等我未婚夫同意簽約,你再call我喔~”

說完,還挑起濃眉大眼,朝特助拋了個媚眼,把特助嚇一跳后,又巧笑嫣然的,移向慕寒洲。

“我未來的老公,等你好消息呦~”

榮慧喊完,又自然大方的,用手掌心,親向自己的唇瓣,再飛吻給慕寒洲。

“Mua,過兩天見~”

慕寒洲似乎厭惡極了這類女人,連日來蹙著的濃眉,被榮慧幾個動作惡心到皺得更緊。

榮慧卻沒給他數落自己的機會,踩著貓步,拉開會議室的門,逍遙自在走人。

等她離開,特助這才收起尷尬僵硬的笑容,將手里的合同,遞給慕寒洲。

“慕總,雖然榮總有點奇怪,但這是唯一能夠保住集團的法子了。”

現在的華盛,就是一個大坑,市面上,有頭有臉的集團,沒有一個敢接手。

特助覺得,男人嘛,事業要緊,拿婚姻交換,來保住集團,也沒什么。

慕寒洲也知道,最好的結果,就是離婚,改娶榮慧,才能保住一切。

但他不是傻子,榮慧是沈希衍的人,娶她,等于娶一個深井炸彈。

所以,無論怎么做,怎么權衡,都是有著巨大風險的。

這種風險,讓他沒法現在做決定。

“我再想想其他辦法。”

男人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走,特助望著那道固執的背影,無奈嘆了口氣。

就兩天時間了,還能想出什么法子來,別到時榮總等不及,撤了,可就真的沒救了。

特助急得要死,慕寒洲卻沉著性子,離開華盛,前往醫院。

坐在車里的榮慧,等慕寒洲走后,放下手里補妝的粉餅盒,再拿出手機打電話。

“乖乖,幫我個忙啊。”

榮慧交友本事不錯,國內國外,遍地都是她養的‘乖乖’,個個都是帥哥,個個都挺聽話的。

“寶寶,你說。”

榮慧一邊戴上墨鏡、藍牙耳機,一邊單手倒車,跟上慕寒洲的車子。

“把慕總要離婚、改娶我的新聞發出去,就說他為了挽救集團,不得不出此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