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桃源妙手醫仙 > 第540章 負荊請罪

他們聽到吳永昌的話,一時間又有點猶豫了。

不管怎么說,他們也是曲家的人,真的要去負荊請罪?

那他們曲家的人,以后豈不是要低著頭做人了?

吳永昌見他們不說話,被他們的態度氣笑了,“怎么?剛才不是很著急嗎?我說了辦法,你們還猶豫什么?”

曲婉附和地說道:“是啊,這一次是弟弟做錯了事情,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去向他道歉不是應該的嗎?”

曲父和曲母對視了一眼,心里還是有點不甘心,“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呵呵……”吳永昌冷笑了起來,“賀誠是什么人?你們以為他只是醫術厲害嗎?就在昨天,他當著八大家族的面前,殺了通天境的強者,你們自己考慮吧!”

說完這句話,吳永昌直接離開了。

這件事,其他人和普通人是根本不知道的,也沒有資格知道。

吳永昌知道,那也是因為他是賀誠的徒弟,跟劉正國的關系不錯,從劉正國的口中得知了這件事。

如果劉正國不告訴他的話,他還不知道賀誠的武道竟然有了那么強的本事。

通天境是什么概念?

那可不是一個普通天才能做到的事情。

可以說,曲紹能在他的手里活下來,已經可以去燒高香了。

曲父和曲母臉色頓時一片蒼白,他們終于明白吳永昌為什么這么憤怒了。

也知道了賀誠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招惹的對象。

曲紹要是不去道歉的話,他們曲家是絕對沒有好果子吃了。

“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帶他去負荊請罪,一定要讓他消消氣。”

曲婉也是愣在原地,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她對武道不是特別的了解,但是也懂得境界之分。

天元境的人已經非常稀少了,而且到了天元境的人,大部分都是年紀很大的老者。

賀誠不僅還這么年輕,還是一個通天境的強者?

這還是一個普通人嗎?

她的腦海里不由得浮現出了賀誠的模樣,想到了賀誠的厲害。

以前,只覺得賀誠是一個比很多人,是身邊最厲害的強者。

可是現在聽到舅舅的話,她甚至懷疑賀誠是天下最厲害的男人了。

這讓她的一顆心普通普通地跳個不停。

沒有一個女人會拒絕一個強者,還是一個這么年輕的強者。

她看向了曲父和曲母,說道:“我以前見過了賀誠一次,我跟你們一起去吧,說不定可以幫你們說說話。”

曲母立刻點頭,說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希望我們曲家可以度過這一次的危難。”

很快,曲家的人就帶著曲紹來到了賀誠的別墅,這是曲婉從霍迎霜的口中知道的地址。

他們找了一個擔架,抬著曲紹來到了別墅門口。

曲父的手里還拿著一把荊條,為的就是要向賀誠道歉。

曲紹到了現在還沒有反應過來,沒想到自己的一次任性,竟然招惹了這樣的怪物。

吳永昌說得沒錯,如果不負荊請罪的話,曲家也會被他牽連。

他在這一點上,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再怎么亂來,也不能讓曲家陷入危險之中。

沒了曲家,他可以說是什么也不是了。

蔣凌薇從房間里走了出來,掃了他們一眼,問道:“你們是誰啊?”

“蔣小姐?”曲婉看到了蔣凌薇,一眼就認出了她,詫異地問:“你……你怎么在這里啊?”

“原來是曲小姐啊。”蔣凌薇想起以前在霍迎霜的身邊見過她,笑著說道:“我的身體不舒服,在賀誠這邊治療。”

“原來如此。”曲婉關心地問,“你的身體好點了嗎?”

“我的身體很復雜,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可以。”蔣凌薇回答道。

曲婉心里震驚,蔣家也是醫藥世家,治病也很厲害。

可是他們的小姐竟然不在家里治療,反而在賀誠這里治療,可見問題非常的復雜。

同時也說明賀誠的醫術,真的是在四大家族之上了。

蔣凌薇沒有再說自己的事情,看向了他們,問道:“你們也是來找賀誠治病的嗎?”

“不是的不是的。”曲母忙著說道,“我們是來向賀誠道歉的,希望賀誠可以原諒我孩子的無禮。”

“嗯?”蔣凌薇不解了。

曲父問道:“蔣小姐,請問賀誠在家里嗎?”

“在的。”蔣凌薇回答,抬起頭說,“他就在樓上,也不知道醒來了沒有。”

曲父明白了,將曲紹從擔架上扶了下來,然后說道:“跪下!”

曲紹立刻跪了下去,因為地上是水泥板,這么一下去,不僅身上的傷勢痛,連膝蓋也在痛。

可是曲紹哪里還敢有怨言,當他從舅舅的口中得知賀誠是通天境的強者之后,已經被嚇得失去了靈魂。

現在只希望自己可以活命,可以得到賀誠的原諒,其他的都已經不重要了。

“你們這是……”蔣凌薇沒想到他們會這樣,不解地問道。

曲父抽出了一根荊條,大聲說道:“賀先生,是我管教無方,害得犬子沖撞了你,我在這里向你賠罪!”

說完,狠狠地對著曲紹后背抽了一下。

“啊……”

曲紹還是痛苦地叫了出來。

這一下曲父根本就沒有留情,用了全部的力氣。

只見曲紹的后背,衣服已經出現了印子,馬上就滲出了血。

蔣凌薇哪里知道他們會這樣做,一下就看傻眼了。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得出來他們不是在演戲,都是真的。

要不然,怎么會做到這種地步?

曲母看著兒子背后的傷勢,忍不住地哭了出來。

曲父沒有看到賀誠出來,又是一下抽了下去。

“唔……”曲紹咬著牙,不敢在叫出聲。

“知道錯了沒有?”曲父惡狠狠地說道。

曲紹痛得咬牙切齒,說道:“我知道錯了。”

啪!

又是一下。

“還不快向賀先生道歉!”曲父說道。

曲紹忍著痛,說道:“賀先生,是我有眼無珠,是我的錯,我道歉。”

曲婉倒是沒想到曲紹有今天,一直以來曲紹都是一個很傲氣的人。

紈绔子弟說的就是他了,不過一直以來倒也沒有犯過大錯。

如今提到了鐵板,可能連他自己都后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