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玄學嬌妻人美心狠王爺一寵到底 > 第292章 左右搖擺

師兄,你快來看!”

祖廟偏殿里,戒吃小和尚目瞪口呆地看著供桌上的牌位,使勁地揉揉眼睛。

揉一揉,又瞪大了看看。

還是那樣!

思真聽到小師弟的驚呼,還以為出了什么大事,放下手里的掃帚就急急跑過來了。

結果,確實不是小事。

“師兄,你快看看,我是不是眼花了!”

小和尚都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老花了,要不然怎么能夠看到這么離譜的一幕呢?

思真愣了好一會兒,也抬手揉眼睛。

“我可能也眼花了......”

太上皇的牌位,正在左右搖擺!搖擺!

瘋狂搖擺!

不對,他們可能不止眼花,因為除了看到牌位在左右搖擺,他還還聽到了牌位左搖右晃的聲音,左噠噠,右噠噠......

“戒吃,你,你聽到聲音了嗎?”思真有點兒麻木地問。

“師兄,我聽到啦,牌位是木頭做的,現在就是木頭在噠噠擺動的聲音呢。”

那就沒聽錯。

“咱倆年紀不大,不可能一夜間又老花又耳背。”思真說。

小戒吃抬頭看著他,圓圓的大眼睛里寫著茫然,“師兄,那太上皇的牌位真的在搖擺?”

“對。”

思真抿了抿嘴,走了過去,深吸了一口氣,然后雙手合什說了句阿彌陀佛。

“太上皇施主,小僧要抓住您了,請原諒。”

說完,他伸出雙手,試探地抓住了那塊牌位,緊緊地握住了。

牌位沒動了。

“師兄,太上皇聽話了!”戒吃高興地叫了起來。

就在這時,晉王帶著陸昭菱進來了。

他們正好聽到了戒吃說的這句話。

“你們在干什么?”周時閱皺著眉開口問。“太上皇聽話了?聽誰的以后土?”

不對,他父皇是活了嗎?怎么聽話?

“哎呀嚇了我一跳,見過晉王殿下!”小戒吃差點兒跳了起來。

他剛才全部注意力都在太上皇的牌位上,根本就沒有聽到殿外的動靜。

思真一扭頭,看到晉王走了進來,也嚇了一跳。

他正準備松開手,手中的牌位卻突然又猛地搖晃了起來,動靜比剛才還大,好像想要掙脫他的手一樣。

“王爺,太上皇的牌位不撲倒,但是卻搖擺起來了!”他也叫了起來。

雙手緊緊地抓住了牌位。

牌位這么大的動靜,周時閱自然也看到了。

他也懷疑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但當著這兩個小和尚的面,他又不好意思去揉眼睛,只能看向陸昭菱。

“陸二,你看到了嗎?”

見陸昭菱點頭,周時閱腦子里竟然涌起了一個念頭:父皇真是好樣的,正好在陸二來的時候鬧得更厲害,否則他還怕陸二看不出怪異來,以為是剛吹倒牌位呢。

但是,一塊牌位能夠這樣折騰,他也是長了見識了。

陸昭菱朝著牌位緩緩走了過去。

“小師父,你松手吧。”她說。

思真扭頭看著陸昭菱,好像看到她周身泛著一層淡淡的白光。

師父說他的慧根挺好的,但還是比不上小師弟。

所以,思真又去看戒吃,果然發現小師弟他也正睜大眼睛看著這位姑娘呢。

看來,他沒有看錯。

這位姑娘根骨和命格都不一般呢。

“女施主姐姐,真的可以松手嗎?”思真問。

女施主姐姐?這是什么稱呼啊。

陸昭菱覺得有些好笑,看了看思真,又看了看那個頭很圓眼睛很大的小和尚,這兩個小和尚身上竟然也有功德。

特別是這個小的,那顆小光頭金光燦燦的。

很是了不得啊。

“可以,松手吧。”

陸昭菱把目光落在那塊牌位上。

她看到了牌位上的生機縈繞,竟然比她在皇宮里留住的明顯多了一些。

這是太上皇心里的執念太深了,竟然生生扭回了幾分?

思真小心翼翼地把手松開了。

陸昭菱就在牌位前面站定了,她目光定定落在牌位上。

“太上皇,我來了。”

就連周時閱都以為牌位會繼續鬧騰起來,他和兩個小和尚一起,眼睛眨都不眨地看著牌位。

“您是想跟我鬧脾氣吧?”陸昭菱問。

在他們這么多人的注視下,那塊牌位站得穩穩的,一動不動。

思真和戒吃對視了一眼。

周時閱也挑了挑眉。

這是怎么了?剛才不是鬧得挺歡的嗎?

小戒吃輕輕扯了扯師兄的袖子,小小聲地說,“師兄,牌位會不會是怕了這位厲害的女施主啊?她身上有光呢。”

周身都泛著一層天道之光的人,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

小戒吃以為自己說的很小聲,沒想到這句話周時閱聽得很清楚。

他看了看牌位,又看了看陸昭菱。

“兩位小師父,能不能回避一下?本王這是帶王妃來見父皇呢,說點兒悄悄話。”

晉王殿下都已經開口了,哪能不回避呢?

雖然他們很好奇,想留下來看看牌位還會不會倒。

兩個小和尚出去之后,周時閱就把殿門給關上了,同時對守在外面的青鋒等人說,“退遠一些,守好了,不許任何靠近。”

“是。”

青鋒等人都退出去幾步,守住好了。

殿門關上,這殿里就略有些昏暗。

周時閱也走到了陸昭菱身邊,他看著牌位,拉著陸昭菱跪。

“行個禮?作為兒媳婦的禮。”

陸昭菱覺得,這不是合作而已嗎?以后還未必成親呢。但是周時閱已經拉著她跪下了。

“父皇,這是您小兒媳,陸昭菱。可惜您走得有點急,否則,該給她的賞賜是少不了的。”

陸昭菱跪都跪了,就跟著他叩了頭。

但是她剛一叩頭,那塊牌位一栽,就從供桌上往下掉。

“喂!”

陸昭菱眼疾手快,一手就把它給撈住了。

牌位在手,似有電流驟地一擊,她的手心都有些發麻。

陸昭菱腦子里在這一瞬間有一片混沌。

她耳畔仿佛聽到了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

“你你你!你這個自降身份的丫頭!你要嫁給周時閱,那臭小子的命格能扛得住你?還有,你要是早一步到,肯定能救我一命,你怎么就偏偏慢了那么一步?啊?你說為什么?”

“你是不是故意跟我過不去!”

這吼聲,那叫一個洪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