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說網 > 重生換親:被督公嬌寵后殺瘋了 > 第76章 楚家的妖魔鬼怪

9_回了楚家還沒見到柳氏呢,先見到了曲晚娘和三房楚榮趙氏夫妻。

趙氏懷里還抱著他們家最小的兒子,臉上露出擔憂恐慌的神色。

在看到楚之一時,這怯懦的三嬸先奔她過來了。

“大……大姑娘,能不能想個法子讓我們一家五口搬出去啊?我們再待在這里會沒命的。”

“會沒命?”

不知發生了什么,會這么嚴重。

趙氏孱弱的面容上皆是后怕,“我……我覺著大嫂中邪了,要吃人。”

“……”

曲晚娘過來揮了揮手,“不是要吃人,她是雙眼放出狼光來看誰都像看死物,昨晚還大半夜的出來晃悠爬到書房去。

老爺昨晚在書房歇下的,她趴在老爺頭頂斯哈斯哈的叫喚,嚇得老爺褲子都沒穿就狂叫著跑出來。”

嚇死個人。

聽這意思,柳氏精神出問題了?

“太醫查出有孕是怎么回事兒?”

“老爺昨晚被嚇到了,今天就請來了太醫。我當時在場親眼看到的,太醫一搭脈就說有孕了。”

再配上她那狀態舉止,場面真的有點兒嚇人。

得到了這些信息,楚之一和師父對視一眼,便朝著主居而去。

楚正也在,他面容瞧著有些不好,倦怠和著憂心,整整老了十歲似得。

“恭喜父親,人到中年有了喜事,母親要給父親生個兒子了。”

哪想楚正眉頭一皺,“是不是好事還未可知。”

他這態度就奇了。

說完他就神色極為不好的走開了,一眼都未多看楚之一。

那種嫌惡之色,他已不想多做掩飾。

追天冷哼一聲,“做人做事不留底線,活該他沒子女。”

“上回與他見面極不愉快,大概還記仇呢。”

追天在她肩頭拍了一下,示意她不必理會更不必懼怕。

師徒同心,哪怕律法拿他沒招兒,也能用別的法子讓他求死不能。

進入房間,不止看到了容光煥發的柳氏,還瞧見一個陌生的媽媽。

陶媽媽雖然也在,但根據當下站位可不如這位新婆子地位高,就站在柳氏身旁。

瞧見了楚之一,柳氏一聲得意的笑,眉眼都高高揚了起來。

“聽聞這個好消息回來看望我的?我這肚子里有了血親的骨肉,你這做姐姐的該高興才是。”

她語調激昂,好像都沒察覺出自己說的話有毛病。

陶媽媽反應過來了立即道:“夫人,這是之一小姐也是您的親骨肉,不是妙妙小姐。”

柳氏呵了一聲,一手扶著鬢邊,“是啊,你也是我生的,瞧我這記性都忘了。

你近來可好?身體可有不舒坦的地方?

你爹憂心焦慮徹夜難眠,夜里都不去那騷狐貍的住處了,有心無力啊!”

楚之一想起河坊小廟里供奉牌位那事兒,她立即一手捂在心口,“咱們真是血脈相連,母親連我不舒坦都感應到了。

近來莫名的心口疼,大夫檢查過后又說沒毛病,咳咳。”

柳氏一聽眼睛更亮了,那張容光煥發的臉皆是盎然。

“你呀,就是習慣了鄉下的苦日子。忽然間的享了榮華富貴做了人上人,就不習慣了。

不如去鄉下待一陣兒,吃糠咽菜喂雞喂鴨,沒準兒就好了。”

追天的拳頭硬了。

這個柳氏真是惡毒刻薄到神仙難忍。

她把人家好生生的母女給拆散,還害死了那可憐的產婦。

居然無絲毫的心虛,張嘴無一句善言,好想把她舌頭拔了。

楚之一倒是知她本性,根本不生氣。

多看了一眼那新婆子,隨后道:“不知這位媽媽是誰?從未見過眼生的很。”

“專程請來伺候我的,畢竟有了身孕得專人在旁候著,那些個小丫鬟心思不純,萬一在近身伺候的時候做點兒什么壞事,可防不勝防。”

她一手護在腹部,眼睛里護崽的瘋魔屬性冒出來,真的如曲晚娘說的一樣,像狼。

不正常。

想近身試試脈,柳氏可不允,那婆子也護在旁邊守得緊緊地。

楚之一過多觀察了一下,這婆子有功夫。

師徒倆離開后,簡單的交流了一下,都覺著柳氏像瘋了。

又不是市面上常見的那種瘋,想來跟烏衣教分不開關系。

曲晚娘和三房還在等著她們呢,楚榮和趙氏沒經歷過什么風雨,以至于出了點兒小事就惶惶不安。

楚之一覺著交代他們倆沒什么用,遂招來了楚成材和楚俏俏,給這兄妹倆支招就成。

兩個孩子認真聽從,重重點頭后就帶著爹娘回去了。

剛要與曲晚娘說話,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現。

楚之一看過去,眸子一瞇,二房的楚嫣嫣。

化著挺濃的妝,腦袋上還戴著些不屬于她的首飾,見被發現了,她就笑著跑過來了。

“大姐姐您回來了呀!自從聽說大姐姐被封為誅邪使,嫣嫣就想見見您呢。”

楚之一皮笑肉不笑,“見我做什么?”

“崇拜大姐姐呀。您是嫣嫣最崇拜的人呢,一想到自己是您妹妹更是心中激動不已,想日夜陪在大姐姐身邊。”

“……”

如果她沒忘,可記著這小丫頭在她剛回楚家時,朝她后背吐口水。

跟她那哥哥楚子興不愧一個娘胎爬出來的。

“有時間崇敬我,不如多花些功夫在自家人身上吧。你哥哥不是快死了嗎?”

楚子興被青止行了‘漁網裝’之刑,現在只剩下一把骨頭躺在床上,熬不了幾天了。

楚嫣嫣的眼睛里是掩不住的嫌棄,又拿著帕子按了按眼角,“哥哥他沒福氣,不能見識到大姐姐如今的風采了。

大姐姐,您整日在督公府想必也寂寞,不如嫣嫣去陪著您吧?

嫣嫣不要名分的,給您做貼身侍女都可以的。”

“唉我去,總算明白你嗶嗶半天要干啥了!回家照照鏡子去,不然讓你娘給你撒泡尿照照。

再到之一面前亂晃,打飛你大門牙!”

追天沒好脾氣的一掌把楚嫣嫣拍出五米開外,也不管她摔在那兒嗷嗷叫,趕緊拉著楚之一和曲晚娘走了。

這楚家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

她的三觀在今天全部重塑一遍!